【云顶娱乐主页】珍稀候鸟青睐浦江“天堂” 上海观鸟迎来最好时节

一群野鸭悠然游出,白天鹅成群结队觅食,十几只黑脸琵鹭追逐嬉戏……突然飞入一只个头稍大的鸟,附近的鸭子纷纷绕路,显得非常忌惮。“这是国家二级保护动物阿穆尔隼,是杭州湾湿地首次迎来的‘稀客’。”湿地相关负责人介绍,这几天的傍晚时分,杭州湾湿地公园总会十分热闹。
据了解,每年10月底11月初,随着北方天气转冷,成群的候鸟便开始向南方迁徙。杭州湾湿地地处河流与海洋的交汇区,植物资源丰富,水生植物众多,良好的生活环境为鸟儿提供了越冬的食物,吸引着鸟儿在此停留栖息。随着近几年的保护性开发,总面积43.5平方公里的杭州湾湿地以其原生态自然景观引来了越来越多的珍稀鸟类,成为西伯利亚-东亚-澳大利亚候鸟迁徙路线中的重要驿站,也是世界濒危物种黑嘴鸥和黑脸琵鹭的重要越冬地与迁徙停歇地之一。除此之外,它还是我国东部大陆海岸冬季水鸟最富集的地区之一,是名副其实的鸟类天堂。
“今年天气冷得晚,鸭儿来得还不多。不过从目前来看,全国20多种野鸭,已经有14种到了,数量达千余只。”杭州湾国家湿地相关负责人介绍,最近正是鸻鹬类鸟儿南迁的高峰期,数量最多的是野鸭,它们一般会在这里逗留到明年三四月份。为了让更多的人了解鸟的迁徙,湿地候鸟博物馆还在候鸟栖息地周围安装了42台高清实时监控摄像头,方便游客在博物馆内通过电脑遥感来观察候鸟的栖息生活状态。
为保障候鸟安全,杭州湾警方除了湿地公园内有保安看护,还在湿地的外围加强警力巡逻,连下半夜也不放松。下一步还将通过设卡、暗访餐馆和菜市场等措施,从源头上遏制非法捕猎候鸟行为。同时,为更好地保护园区内的野生动物,杭州湾湿地生态保育区12月1日起休园,开放时间另行通知。
新闻链接:阿穆尔隼,又称为东方红脚隼,隶属于隼形目隼科,似红脚隼,但飞行时白色的翼下覆羽,就是它的标志。美国国家地理网站曾对它进行专题报道,据估计,每年鸟群迁徙经过印度时,死于那加兰邦山区猎人之手的阿穆尔隼多达12万到14万只。目前,印度动物保护组织正通过各种方式阻止这种恶性捕猎行为,而且,这种鸟群的迁徙轨迹很特别,相当于在地球上空划了一个巨大的椭圆形。对于杭州湾湿地来说,它的出现还算“稀客”。

色彩斑斓的鸟儿,叫得出名的和叫不出名的,三五成群在翠绿的草坪和树梢上觅食、嬉戏。这是3月30日记者在青浦福寿园扫墓时看到的一幕。近年来,在市区公园、绿地甚至居住小区,市民常常会惊喜地发现不知名的野鸟身影。野生动植物专家认为,这从一个侧面表明逐渐改善的良好生态环境使申城成了“候鸟乐园”。
据上海野生动植物保护总站介绍,每年4月的第一周是爱鸟周,也是上海观鸟的最好时节。
观鸟首选滨江森林公园
在浦东新区滨江森林公园观察鸟类活动2年多的上海野鸟会观鸟人透露,目前该公园内已发现102种珍稀鸟类。由于地处候鸟迁徙路线上,因此,公园开园近2年时间,已成为鸟的“家园”。
据介绍,已发现的102种珍稀鸟类中,包括赤腹鹰、红隼、白腰雨燕、绿鹭、灰椋鸟、黑领椋鸟、极北柳莺、四声杜鹃、金翅雀等,还有一些上海地区很难看到的鸟类,如来自南方的鸟类,像红嘴蓝鹊、红嘴相思鸟、红耳鹎等。此外,由于地处长江边的独特地理位置优势,因此,这里还能观察到许多水鸟,像银鸥、斑嘴鸭、罗纹鸭、绿头鸭等。
就近观鸟去上海动物园
如果你不想远行,那么,市区最方便赏鸟的地方要数上海动物园,这里饲养的鸟类有200多种,野生的留鸟和候鸟有100多种。
上海动物园鸟类展区最值得观赏的是孔雀。眼下正是孔雀的求偶季节,孔雀苑内数十只雄孔雀开屏争艳。此外,灰喜鹊、乌鸫、麻雀、斑鸠也是最常见的野生鸟类。过了春天去北方繁殖的冬候鸟有野鸭、天鹅、雁、鸳鸯、海鸥、斑鸫等;而那些冬去春返的夏候鸟有杜鹃、燕子、白鹭、秧鸡、黄鹂等。
而天鹅湖也是一道独特的风景线,栖息着疣鼻天鹅、黑天鹅、鸠鸽、夜鹭、野鸭、大雁、鹈鹕……
踏青观鸟远赴崇明东滩
总面积241.55平方公里、占上海湿地总面积7.8%的崇明东滩,是鸟类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也是以迁徙鸟类及其栖息地为主要保护对象的湿地类型的自然保护区,是踏青观鸟的又一好去处。
因为地处我国东部海岸线的中段,且位于长江入海口,这里有着广阔的河口淤积滩涂湿地,是候鸟南北迁徙过程中一个非常重要的停歇地,更是鹤类、雁鸭类等珍禽的重要越冬地。鸟种以鸻鹬类、雁鸭类、鹤类、鸥类、鹭类、小型雀鸟为主。
近年来,在此观察到280多种野生鸟类,其中国家级保护鸟类就多达38种;是渔鸥、沙丘鹤、紫水鸡、疣鼻天鹅、流苏鹬、长嘴鹬等多种鸟类新记录的发现地,也是鹤类的主要越冬地。白头鹤、花脸鸭、黑脸琵鹭、环颈鸻、黑腹滨鹬、勺嘴鹬、大滨鹬、泽鹬等12种鸟类的记录数量,达到或超过了世界水鸟种群数量的1%标准。

云顶娱乐主页 1

云顶娱乐主页,【云顶娱乐主页】珍稀候鸟青睐浦江“天堂” 上海观鸟迎来最好时节。气候温暖,推迟了鸟儿们的步伐,工作人员估计,今年东滩候鸟过境高峰比往年推迟近20天左右。

每年秋冬季节,200多个品种的鸻鹬,历经艰辛来到杭州湾畔栖息,上演了令人震撼的“飞鸟史诗”。万万没想到,有人却在这处栖息地拉起一张张巨网围猎候鸟。广袤的海涂,成了候鸟的“鬼门关”。
12月12日,慈溪森林公安部门会同宁波市森林公安局展开“12·12”专项行动,严厉打击偷捕候鸟行为,打响了浙江省森林公安局“飓风一号”打击非法破坏候鸟迁徙专项行动的第一枪。
凌晨4时,空旷的湿地上刮着7级海风。寒风刺骨,所有参战民警换上齐胸高的下海服,踏进冰冷的沼泽地,向各自的目标缓缓挺进。
西边的沼泽地里,矗立着数十根大大小小的竹竿,悬挂着一张张由透明尼龙丝制成的大网,与水面齐平,附近临时搭建了几座茅草屋,杭州人王某就等在里面,边上还放置着热水瓶、手电筒等。
听到野鸭叫了几声,他正准备走到沼泽地收网,就被埋伏在此的森林公安人员逮了个正着。
据王某交代,他是工地的小包工头,平时闲暇之余,就喜欢长途驱车来杭州湾湿地的小河里钓鱼。上个月底,正在钓鱼的他,偶然听附近的人说,杭州湾湿地里飞来很多野鸭。于是,王某准备抓几只野鸭给家人进补。他根据当地人的“指点”,在路边以每只70元的价格购买了13只媒头鸭,准备用媒头鸭作饵,吸引野鸭。
12月11日晚上10时,王某驱车来到湿地,叫上一起钓鱼的朋友张某。夜幕中,两人忙活开了,把媒头鸭系在了水塘的网中间,随后躲在草舍里观察。原本幻想着第二天能带着鲜活的野鸭送给朋友和家人,不料扑腾的野鸭没等到,等来了两副冰冷的手铐。
今年慈溪森林公安部门为了保护候鸟的迁徙,首次使用无人机在候鸟栖息区侦查,也有了收获。
12月12日凌晨,一名男子骑着摩托车正准备离开滩涂,被民警拦住。经检查,车上满满一箱的死夜鹭,都食用了过量麻醉药。
据该名叫三木的男子交代,他原本是慈溪长河镇的滩涂承包户,今年年初,承包的滩涂被国家收回,他就动起了偷猎野生鸟类的主意。12月11日下午,他把麻醉药撒在了干涸的滩涂上,12日凌晨刚回收了大量死夜鹭,没想到就被抓了。
夜色中,一个个非法捕猎野生鸟类的犯罪嫌疑人被带进了宁波市公安局杭州湾新区分局指挥中心。这里正在落实浙江省森林公安局“飓风一号”打击非法破坏候鸟迁徙的专项行动,由宁波市森林公安局张冠生局长亲自带队,抽调杭州湾新区公安分局、慈溪市森林公安局全体民警和宁波市各县市森林公安精干警力。
目前,王某、张某因涉嫌非法狩猎罪已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涉嫌投毒捕猎野生鸟类的三木仍在接受审讯。
森林公安人员告诉笔者,秋冬季是候鸟频繁活动期,候鸟品种多样,其中不乏国家一二级保护鸟类。有个别财迷心窍的犯罪分子在利益的驱动诱惑下,打起“抓鸟致富”的如意算盘,他们通过投放毒药、架设捕鸟网等方式,溜入杭州湾沿海湿地对过往的候鸟张开“血盆大口”,使这条“千年鸟道”变成了候鸟迁徙的“鬼门关”。
为了确保候鸟安全过境,国家林业局去年就启动了保护候鸟的“清网行动”,浙江省的重点区域在宁波杭州湾、温州乐清湾、嘉兴南北湖等候鸟迁徙地区。“12·12”专项行动共抓获非法捕猎野生鸟类的犯罪嫌疑人3名,捣毁非法捕猎野生鸟类的窝点6个,拆除网具20余张,解救野生鸟类50余只。下一步,宁波市森林公安部门将加大对沿海湿地的巡查力度,扩大巡查范围、增加夜间巡查时段,重拳打击破坏野生动物资源违法犯罪行为。

等到候鸟顺利抵达东滩,安心过冬时,东滩也将进入观鸟的黄金期,市民可前往赏景观鸟。

时令虽已进入十二月中旬,但今年的寒冬来得迟了一些。和寒冬一样迟到的,还有前来崇明东滩越冬的候鸟。近期,东滩鸟类保护区记录到的候鸟数量接近一万只。工作人员介绍,按照往年的记录,目前尚有约两万只次候鸟仍在迁徙途中。

崇明东滩,拥有一望无际的湿地滩涂,以及丰富的底栖生物,每年都会吸引成千上万的候鸟来此栖息越冬。在它们的队伍中,有种群庞大的雁鸭类候鸟,也有平时难得一见的珍稀物种,诸如白头鹤、黑脸琵鹭、东方白鹳、小天鹅等。据工作人员介绍,往年这时,东滩的候鸟已经差不多来齐了,而今年却只来了不到一半。

东方白鹳繁殖于俄罗斯远东西伯利亚东南部,每年都会飞往南方越冬。由于环境污染、非法捕猎的问题,目前东方白鹳野生种群只有不到3000只,而且数量有明显下降趋势,濒临灭绝的厄运。工作人员希望东滩良好的生态环境,能留住这些美丽、优雅的生物,让它们得以绵延生存。

东方白鹳是一种大型涉禽,体态优美。粗略看来,东方白鹳与东滩的另一种国家一级保护动物白头鹤外形相似。但是仔细甄别,却会发现它们有明显不同。崇明东滩鸟类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处工作人员吴巍介绍,这两种鸟的羽色差别是非常明显的,东方白鹳是非常强烈的对比色,它的身体主要部分是白色的。白头鹤整个身体是深灰色的,它的脖子是白色的,然后头部还有一个明显的红斑。

又讯说起东方白鹳,它是国家一级保护动物,目前全球仅存3000只。近日,如此珍稀的鸟类出现在了崇明东滩上,它美丽的身影恰巧被保护区的高清摄像头捕捉到。

在东滩鸟类保护区,工作人员向记者展示了一组高清探头拍到的画面。只见广袤的滩涂上,鸟儿们成群结队,结伴而行。一只东方白鹳独自徘徊在湿地上,略显孤单。由于缺少同伴,这只白鹳曾试图向两只银鸥示好。不料,警觉的银鸥见到体型庞大的鹳鸟靠近,竟头也不回地扬长而去,只留下东方白鹳落寞的背影。工作人员介绍,东方白鹳喜欢栖息在滩涂上,每年都会在长江中下游被少量观测到,在上海地区更是稀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