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省平凉市崇信畜牧:肉牛产业链初步形成

绿色、生态、循环利用……一项项指标,成了现代养殖业的一道道门槛。只有走可持续发展的道路,才能站在行业前列,获得最大的经济效益。近日,记者听说岳池县裕民镇石佛寺村有一个肉牛养殖场,经过3年多的努力,通过“绿色”养殖,现已形成规模,发展势头良好。
在石佛寺村,“岳池县裕民兴华肉牛养殖基地”排列着一幢幢宽敞的现代化牛舍。养殖场负责人胡端阳今年63岁,他介绍说,“养殖场是2009年5月开始投产的,总投资400万余元,占地250亩,共有6幢圈舍,常年肉牛存栏量达500头,预计年出栏量1200头。”
“现在一头牛要卖1万多元,年产值可达800万元,纯利润有200万元左右。”胡端阳称,“现在效益这么好,都是‘绿色’养殖带来的福音。”
胡端阳口中所说的“绿色”养殖,得益于“渠江出川断面环境综合整治项目”。在这个项目的支持下,他的养殖场去年投入128万元,新建了一套日处理能力80吨的废水处理设施。
“养牛最大的烦恼就在于牛的粪便处理,牛的粪便量大,加上牛尿的毒性很大,地被污染了,草都长不出来。”提起以前,胡端阳很是无奈。他说,建养殖场初期,虽实行雨污分流,建了1座沼气池,但容量不足,日处理污水量不足20立方米,加上“种养结合”不完善,对周边水质的影响很大。
新建的一套废水处理设施,每年可以处理废水量约29200立方米,综合利用粪便2701吨,实现废水达标排放和污泥、粪便无害化后综合利用、资源化处理。从此,胡端阳走上了一条养牛和治污相结合的“绿色”养殖道路,赢得良好的经济和社会效益。
“最近一次出栏就是去年11月,卖出30多头牛到重庆北碚,是杀牛匠自己过来运的,我一个月卖牛收入就达35万元。”说到养牛效益好,胡端阳笑得合不拢嘴,“这几年做牛生意都很顺,牛肉价格年年涨。”
“牛主要以酒糟和青草为食,有时候也要搭配玉米、麦麸之类的精料,所以是正宗的‘绿色’食品。你们看,前面那一大片草就是专门种起喂牛的。”记者顺着胡端阳所指的方向望去,大片大片绿油油的青草挺拔地“站着”,有一米多高。“这种草叫篁竹草,又叫王草,我们这里种了100多亩。”胡端阳说,“牛粪和牛尿都是篁竹草生长上好的肥料。这种可持续发展的养殖模式,不但经济效益提高了,牛肉也变得更加‘绿色’了。”
说到下一步规划,胡端阳称:“以后还想扩大规模,找一块500亩以上的地,一次能养一两千头牛。”

裕民镇,位于广安市岳池县东南部,与重庆市合川区肖家镇接壤。近年来,该镇党委、政府因势利导,自觉定位于对渝经济的
“桥头堡”,大力发展与新环保法相适应的养殖产业,现已成功走出一条环保与养殖相融的可持续发展的裕民模式。

菏泽市定陶区半堤镇成海村的张福全是村里的致富名人,大学毕业后,他不顾家人的反对回到家乡养牛,敏锐的眼光加上科学发展,短短四年将一座小养殖场发展成规模养殖基地,并建立起循环产业链。大学生回乡养牛
1987出生的张福全大学本科毕业后,没有像其他人一样找份安稳的工作,而是对肉牛养殖产生了兴趣。经过调查,他发现家乡有着得天独厚的肉牛和育肥羊饲养资源,非常适合规模养殖,于是有了回乡养牛的念头。
“农村土地经过流转,全部机械化后,村里已经没有多少人养牛了。市场上牛肉的价格一年高过一年。我觉得这是个机会,只要抓准市场养牛就一定能致富。”谈起创业初衷张福全说。
2012年,张福全克服种种困难,建成一座占地6亩的肉牛和育肥羊养殖厂。四年来,这个养殖场已发展成拥有32间标准化育牛舍、储料池储料达50万吨的规模养殖基地。拟建设繁育基地
“再过一个月,这里就有一批肉牛出栏了。”在定陶区半堤镇成海村农业示范项目基地,张福全告诉记者,等这批肉牛出栏后,他将继续完善自己的养牛产业链。
向养殖要效益,张福全给记者算了一笔账,目前他的养殖场一年可出栏200多头经过西门塔尔牛改良的鲁西黄牛,一头优质肉牛售价可达6000元,刨除各种养殖成本,一头牛能获利4000元左右。“200头肉牛陆续出栏,除去管理费用、饲料成本和买牛的钱,就是80万元,纯收入比较可观。”张福全说。
记者看到,在张福全的养殖基地内,大型粉碎秸秆机、打料机、饲料搅拌机等机械设备齐全。“现在养殖规模有了,但是还缺少应对市场下行的繁育基地。”张福全指着牛场边的一块空地介绍,他计划明年在这里建一个繁育车间和青草饲料车间,自己做配种繁育。
张福全认为,现在买牛和卖牛都是通过牛市,利润还有提升的空间,如果自己能有自行繁育的能力,可节省很大一部分买幼牛的资金,利润会更高。发展循环产业
200多头牛,每天产生牛粪就有三四吨,牛粪怎么处理?会不会污染环境?自建场这个问题就开始困扰张福全。
“养牛虽然相对于养猪要干净一些,但是周边的百姓还是对养殖有反感。”去年张福全终于想好了对策,利用牛粪创造价值。记者看到养殖场32间牛舍旁边都有一个沼气池,“通过沼气池,牛的粪便就转化成沼气、沼液和沼渣。”张福全介绍,沼液和沼渣经过脱水净化后就可以直接用作肥料,不会污染环境,本地的化肥企业定期来收购,价格不菲。
借鉴其他养殖场的经验,张福全还建起了一个300多平方米的蘑菇种植厂房,开始利用牛粪种植双孢菇。牛粪太多了用不完,张福全又开始在循环产业上动起了脑筋。“发展循环产业是养殖业的大方向。”张福全说,牛粪可以养蚯蚓,蚯蚓又可以养鸡、养鱼,把产业链拉长一些,也可以多带动周边的村民增加收入。今年,张福全还成立了一个养牛专业合作社,打算搞一体化生产、规模化经营、配套化服务。
说到目前的困难,张福全表示,一个是资金有缺口,另一个是缺少技术支持。“做什么行业都不轻松,困难还得自己多想办法克服。”张福全说。

近几年,甘肃省平凉市崇信县牛产业以推进产业化经营为突破口,从土地利用、技术指导、信息资金、检验检疫、项目争取等方面提供全程跟踪服务,加快培育规模养殖、饲料加工、肉牛屠宰等产业化龙头企业,增强辐射带动能力,提高产业效益。初步形成了集饲草料生产、肉牛育肥、屠宰加工和产品销售、粪污综合利用于一体的产业链条。

重拳整治

,中国民生网

一是饲草料供给有了保障。在行政推动和政策支持下,全县人工种草面积达22.39万亩,种植玉米7.1万亩,大力推广以青贮,氨化为主的饲草料科学加工调制技术,年加工利用秸秆15万吨,农作物秸秆利用率达到85%以上。

规模养殖场达标排放

二是养殖基地规模逐步扩大。目前,全县已建成万头牛乡6个,千头牛村36个,百头牛社263个,10头以上养牛大户1962个;已建成肉牛标准化规模养殖场36个,在建的有7个,其中,千头以上规模养殖场5个,全县牛饲养量达到11.2万头。

在广安市,裕民镇是出了名的生猪养殖大镇,据最新统计数据显示,2014年,全镇年出栏商品猪8万余头,其中年出栏1000头以上的养猪大户共有26户。与此同时,该镇还拥有年出栏1000头以上的大型肉牛养殖场2个,5000只以上的肉羊养殖场2个,1000只以上的肉羊养殖场5个。另外,小家禽养殖也较发达,全镇年出栏小家禽近200万只。

三是牛肉生产加工及销售渠道初步形成。随着崇信县伊顺祥清真牛业有限责任公司建成,形成了肉牛屠宰、加工、销售于一体的产业链条,利用其先进的生产工艺和销售网络,使牛肉及其产品更多进入高端市场。

作为畜禽重镇,这一直是裕民镇的骄傲,但这一骄傲的背后,严重的环境污染问题也长期困扰着一方百姓。以其境内的新民河为例,在不到5公里的河段两岸,成规模的畜禽养殖场竟有12家,因污水直排,河水一片漆黑,一到夏季,臭气扑鼻,家住河畔的农户不堪其扰。

四是粪污加工处理更加规范。大力鼓励养殖企业和养殖场配套沼气设施,发展循环农业。去年,建成了东信牧业公司大型沼气工程和缓控释生物有机肥生产线,使畜禽粪便变废为宝,改变了以往畜禽粪便乱堆乱放的局面。

www.35222.com,2014年初,裕民镇将畜禽养殖场环境污染的治理工作提上议事日程。镇党委、政府联合县环保、畜牧等部门,对镇内规模养殖场逐个进行现场调查和登记,凡是废渣、废水排放不达标的,一律纳入整治范围,对不予配合整治的,一律强制关闭。同时,为鼓励各个规模养殖场参与污染整治的积极性,对其配建的沼气池统一纳入县上的沼气建设项目补助范围。由于宣传到位,措施得力,最终,全镇所有规模畜禽场均参与了污染整治。

然而,在这次集中整治中,石佛寺村的兴华肉牛养殖场却是个特例。几年前,业主胡端阳考虑到养殖场的污染问题,便选择了一个背后是退耕还林地、前面是沟的小山湾建牛场,在进行污染整治时,挤出空间建设了一个容积为700立方米的沼气池后,很难再找地块建设沉淀池了。为此,胡端阳几经思虑后,在牛场背后的山坡顶上建设一个沉淀池,将沼气池发酵后的沼液通过污水泵抽入沉淀池,待沉淀池蓄满后,多余的沼液便流入山顶周围的林地进行彻底消化。因而,牛场背后山坡上的树木长得特别好。

种养结合

场内消化场外零污染

裕民镇重拳整治规模养殖场的环境污染,并没影响本镇在外成功人士回乡创业的激情。相反,这让他们看到了镇党委、政府一班人务实为民的工作作风,同时也为他们回乡创业积累了经验。

祖家院村的胡远芬便是迎着全镇规模养殖场污染整治浪潮回乡创业人员之一。胡远芬在成都从事手机批发多年,已积累不少资金。近年来,她看到国家对农村的发展越来越重视,一个个惠农政策相继出台,心中不禁涌起了回乡投资的欲望。经过多方考察,她决定选择肉牛养殖项目。

2014年5月20日,全镇规模养殖场污染整治正如火如荼地进行,胡远芬租地150亩的肉牛养殖场在一阵鞭炮中正式动工了。

“回乡投资,是对家乡人民的感恩,不是污染环境来给家乡人民添麻烦的。”从一开始,胡远芬便想到了环境问题,她决定采取种养结合的路子,把养殖场的污染问题彻底解决在养殖场内,“圈舍有26亩,鱼塘约30亩,其余便是牧草地。实行种养结合,粪便、粪水都是宝——牛粪用来种牧草,从而节约饲料成本;粪水经沼气池发酵处理后用来养鱼,可以增加收入。”

而今,胡远芬的肉牛养殖场已建成投入使用,并已养肉牛800余头,现实的环境效果正如她最早所计划的那样,牛场的粪便、粪水在场内就解决完了,“整个牛场蓄满时,一次性便可存栏肉牛上千头,即便到那时,养殖场的环境问题仍可全部在内部消化掉。”而关于养牛的利润,胡远芬透露,一头肉牛的纯利润在3000元左右。

和胡远芬相类似,石朝门村的汤子平新建设的肉羊养殖场同样是种养结合——圈舍约14亩,鱼塘6亩,周边种牧草120亩。

汤子平说,他是2014年初决定回乡养羊的,当年6月,圈舍便建成投入使用了,也正是因为镇党委、政府联合县环保、畜牧部门开展的规模养殖场环境污染治理,让他更加清醒地认识到环境保护与畜禽养殖的关系,从而一开始便把解决污染问题放在了首位,“圈舍蓄满后,年出栏肉羊可上万只,年产值可达2000万元,即便是那时,污染问题我一点也不担心,120亩牧草本身就需要大量的肥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