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沙地重现葱茏

通榆县同发牧场,科尔沁沙地东南腹地。天好的时候,能看到这样一幕场景:村民扛着铁锹追着一位头戴红色帽子的乡亲,大声地喊:“万大哥,今天我能干点啥?”“万大哥,我帮你整葡萄吧?”
村民口中的“万大哥”叫万平。2000年,他从松原市的长山热电厂辞职,孤身一人来到已被流沙侵蚀的同发牧场,建立了生态示范区。如今,示范区内呈现的是一幅风吹草低的画卷。
“老万老万,干赔不赚”
2000年,47岁的万平带着16万元积蓄,与通榆县第三机械林场一下子就签订了25年的《治理荒漠化承包合同》。等待他的,是位于同发牧场8公里外,1500余亩寸草不生的沙地。
在签订合同之前,通榆的老县长再三劝说万平:“老万,你现在撕毁合同还来得及!”
“我要是把沙化最严重的地方恢复好了,那才能真正起到示范的作用。”2000年6月16日,万平用力把“科尔沁沙地万平治理区”的牌子戳进了位于同发牧场西南部新合屯满目疮痍的沙地里。
万平和雇请的农工一起打浅水井,因为缺少干活的帮手,5000棵杨树,1万株沙棘,用了将近半年的时间才栽植完成。可是一阵沙尘暴,瞬间让半年的努力功亏一篑……
第二年,万平再次挥起铁锹,绑起围栏。可不仅杨树没有成活,仅存的杨树周边的土地沙化反而更重了。
“种草!”万平深思熟虑过后作出了决定。不过按照政策,种树是要给粮给补贴的,种草和蒿子是没有钱的。这一年,16万的存款、10万余元的工龄补偿款,就像烈日下的水滴,迅速蒸发。
七八岁的小孩子见了他,追在后头戏耍地喊着:“老万老万,干赔不赚”。
在他的悉心看护下,示范区的第三个年头,绿草蓬生。1500亩示范区内植被覆盖率达到了95%以上。如今,1500亩原生植被,2.5万棵杨树,300亩杠柳,在围栏之内形成了一个小型草原生态圈。
“万大哥是来做好事的”
一次偶然的机会,北京的一位教授告诉万平,科尔沁沙地可以效仿新疆吐鲁番,发展山葡萄种植业。种1亩葡萄的收益相当于种15亩~30亩杂粮杂豆的收益价值,在环保方面相当于200亩农田,万平兴奋不已。
在示范区内进行了一年多的试验之后,万平决定向农户推广。但2005年,就在葡萄种植稍有起色的时候,一场冰雹倾盆而下,让即将丰收的葡萄田毁于一旦。万平眼瞅着全村人一年的辛苦劳作都倒在了田里,一咬牙用市场价的10倍收购了100多斤葡萄。
万平的执拗打动了越来越多的乡邻,“万大哥是来做好事的。”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跟着他一起种葡萄,农闲时回到示范区里做志愿者。目前,他已经带领当地30余户乡亲种植了百亩近万棵葡萄,并成立了葡萄协会。
对于未来,万平充满信心:示范区内的生态恢复基本上取得了成功,高效农业这条路走通了以后,就可以向整个科尔沁沙地进军。恢复科尔沁草原,实现农业生态化,建起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等到那时候,他再也不用这样奔忙了,每天只和孩子们在一起,当他们的环保老师……

2008年,葡萄终于在青岛酿成了科尔沁沙地干红葡萄酒,每瓶售价300元。2009年,开始有更多乡亲种葡萄,示范区内葡萄达到了2万株。万平以为自己握住了成功的钥匙,可2010年,当地上马的风电项目却击碎了他的希望。葡萄进入丰产期,风电集电架设在了葡萄园当中,半数葡萄被毁。

沙地高低起伏,沿5500多米长的围栏走一圈就要一个多小时。栽树种草、铺设灌溉滴管、防范散放的牛羊、与前来打猎的牧民交涉……万平身心交瘁,着急上火,嘴上的水泡此伏彼起。资金没了,只好借了40万元高利贷。90多岁的老父亲给了他第一笔捐助,说:“他走的是正道,我支持他。”后来,万平和示范区屡获国际、国内各类环保奖项,所得奖金终于还清了高利贷。

失败是成功之母。在经历一次次惨痛失败后,万平逐渐摸清了自然规律,改单纯种树为先挖方格铺草埋草。他围起4000米的围栏,“禁牧还草”,恢复植被。

2003年春天,万平用双肩从哈尔滨扛回了宝贵的葡萄苗,又请来了葡萄种植能人传授种植技术和经验。

万平和妻子白丽华在科尔沁沙地万平生态示范区门口。新合屯,在吉林省西部的通榆县同发乡,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村庄。这里曾是水草丰美的科尔沁草原,也曾一度寸草不…

经过18年奋战,如今,万平承包的1500亩沙地变成了科尔沁沙地生态示范区,植被覆盖率达95%,后栽的30000棵杨树已亭亭如盖;植物种类达百种以上,动物也有数十种之多,鹌鹑、野鸡、野兔随处可见。

“种一坡拉一车,打一筐熬一锅”是当地农民生活的真实写照。万平想:没有经济收益、生存保障,百姓不会放弃原有广种薄收的耕种模式。“只能用小块土地上的高效益,来解放更多沙地恢复植被。”只要有时间,万平就走村串户,讲荒漠化对人们生活的影响,讲示范区里的植物动物,讲如何治沙致富,摆脱人与自然争资源的状况。

万平和妻子白丽华在科尔沁沙地万平生态示范区门口。

没有保险,没有假期,每月只有父亲给她的800元“工资”,做着一份“看不到希望”的工作,一些亲戚说“万平拖累了姑娘”。但万晓白不这么认为:“做环保是一份大有作为的事业,它的收益在长远的未来。”

好事多磨。2005年一场雹灾,让收成毁于一旦;2006年,葡萄行情大跌,万平只好高于市场价收购农民手中的葡萄。

“这里是全县环境最恶劣、条件最艰苦、经济最落后的地方,老万你可想好了!”时任县长不无担忧。2000年6月,47岁的万平毅然辞掉了长山热电厂环保工程师的工作,带着自己的全部资金共30多万元来到新合屯,和县里签订了1500亩沙地的25年承包合同。

当时新合屯的村民们看到万平将大把的“票子”扔到沙坨子上,都笑他有“神经病”,一个外来人,凭啥栽树能成功?

“同发同发十年九旱,老万老万干赔不赚。”他领农民种过绿豆、香菇,由于品种、资金等原因,均告失败。不死心的万平请来专家,考察结果是:这里的沙地及气候适宜种植酿酒山葡萄,1亩葡萄收益相当于10多亩杂粮。万平想带农民一起干,但他扔钱栽树种草不见收益,乡亲们怀疑他。他挨门逐户地说服,最后11户乡亲答应试试。

1999年,万平特意回到曾在这里度过6年插队生活的通榆。于己有恩的老乡大都故去了,更令他伤心的是:几十年过去,到处黄沙肆虐,新合屯西边一米多高的流动沙丘已翻滚到乡亲们房后。“没有乡亲们对我的照顾,我一个十几岁的孩子在农村怎么活下去?我要治沙,我要帮乡亲们改变生活环境!”

2002年,万晓白大学毕业后,放弃找工作的机会,跟父亲做了半年的环保志愿者,写项目策划书,四处“化缘”筹钱。到年底,她被父亲劝走:“该考虑个人问题,要成家立业了。”

沙地上也能发展高效生态农业

刚把房子盖好,万平83岁的老母亲突然在长春发病离开人世,留下遗言:“二儿子治沙太累太苦,我就埋在他那儿陪他吧!”那一天是2001年1月6日,万平还在看护示范区。

18年后,一名“80后”放弃城市舒适的工作和生活,从父亲手里接过了治沙接力棒。她无问西东,不计得失,青春绽芳华。

“我认准的事,一定要做下去!”万平不服输。2013年开始,他让乡亲们试种绿色玉米,用绿色玉米在示范区喂养草原生态鸡,并有偿有序放牧牛羊。每只生态鸡能卖到80元,放牧牛羊也让屯子有了集体收入。前不久,又有公司预付了扩建鸡舍和配套设施的资金,万平终于可以带领乡亲们大干一场了。

90多岁的老父亲给了他第一笔捐助

两代人的传承:为环保注入时尚理念

沙地上也能发展高效生态农业“种一坡拉一车,打一筐熬一锅”是当地农民生活的真实写照。万平想:没有经济收益、生存保障,百姓不会放弃原有广种薄收的耕种模式。“只能…

“科尔沁沙地万平生态示范区”的牌子戳进满目苍凉的沙地,万平用木杆升起了一面鲜艳的五星红旗,治沙开始了。来看他的妻子白丽华看到万平手上、脚上的血泡和深深凹陷进去的指甲,再也按捺不住了,第二天就回城办理好退休手续。“我虽然不知道万平最终会把这片沙丘地改变成什么样,但是我心疼他,要陪在他身边。”

一个人的抗争:赔钱治沙的孤胆英雄

2006年,远在宁波的女儿万晓白和女婿辞去教师工作,带着刚满1岁的孩子,来到父母身边,开始全职帮助父亲治沙。

从科尔沁沙地生态示范区的坡地上极目四望,远处黄色的沙地正在被涂抹出一块块绿色。与父亲相比,万晓白感觉自己是幸运的。“如今,生态文明的理念越来越深入人心,绿色发展的路径也非常清晰,做生态环保不再需要‘孤胆英雄’,而是一呼百应的事。”她说。

“如果没有万平,屯子早就被沙子埋了。”生态环境的改变让村民们对万平的行为伸出了大拇指,渐渐地,很多乡亲到示范区帮着挖坑、栽树,安排一批又一批来这里的志愿者在自己家里住。时至今日,示范区内植被覆盖率已达100%,植物种类百种以上,动物更有数十种之多,流动沙丘已经固定。

令他没想到的是,这场抗争会这么艰难,要这么持久。

新合屯,在吉林省西部的通榆县同发乡,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村庄。这里曾是水草丰美的科尔沁草原,也曾一度寸草不生、黄沙弥漫;又因为一个人的到来而重现生机、满目葱茏。15年来,万平和家人、乡亲、3600多名志愿者一起,把这里1500亩沙地变成了绿洲,同时,也把生态文明建设的“种子”播撒到人们心中。

如何让治沙事业产生效益,一直是万平父女思考的问题。

www.35222.com 1

正是在万平父女的不懈努力下,科尔沁沙地生态示范区已能够阻挡住每年2.8米的流动沙丘,不仅保住了万亩良田,村民收入也比以前翻了一番。绿色发展效益明显,“沙地里真的生出了金疙瘩”。

与父亲的想法不同,在万晓白看来,做环保不意味着要像“苦行僧”一样,也可以做得很时尚。她一改父亲“悲壮”的“画风”,邀请企业家和都市白领进入示范区,体验环保工作,让更多人了解他们的事业,努力让环保做得轻松惬意。

众筹概念兴起后,2015年,万晓白又面向小额捐赠者发起了众筹。不到一年,捐款额达到47万元,捐款人数7.7万人次。如今,她已能筹到每年30万元以上的固定捐款。

离开沙地,成家立业,在宁波当上教师的万晓白,一直惦念着父亲和他那未竟的梦想。

万晓白很早就参与到了父亲的治沙事业。2000年,万晓白还在吉林大学管理学院就读时,父亲抛家舍业地扎进了沙坨子。“起初看父亲做得太苦,就想帮帮他。”万晓白说。

几年时间,30万元积蓄花费一空,万平抵押父亲在长春的房子,借遍了周围的亲朋,最多时欠债70多万元。最后吉林省政府拨给他的科技款解了燃眉之急,万平重整旗鼓。

过去,环保志愿者主要来自高校学生,曾有全国200多所大学的4000多名大学生来这里做志愿服务。如今,让万平父女更感欣慰的是,越来越多的村民尝到了绿色发展的甜头,开始自觉加入治沙事业。

万晓白认为,治沙不是简单的个人行为和家族事业,而是公益事业,需要更多人参与。她跑到北京、上海,寻找企业和基金会募集资金。

万平在职时曾想帮助村里引进造纸项目,带动乡亲们致富。“但土地沙化了,赚再多的钱也买不来幸福。”万平说。思忖再三,最后他决定承包荒弃的沙地,通过植树造林既改善环境,也有经济效益。

父女两代人,虽然都怀揣着治沙理想,但对于治沙的理念和方式也多有不同,常常争得面红耳赤。

他叫万平,她叫万晓白,父女俩把绿色的梦想种进黄沙,种进两代人的生活,种进一群人的心间。“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绿色发展的新路上,绿色的梦想在代代传递。

让绿色梦想代代传递——一对父女的治沙接力

www.35222.com,“上阵父女兵”。3年后,万晓白得知父亲已债台高筑,举步维艰,毅然辞去宁波市的工作,带着刚满周岁的女儿回到父亲身边。

万平承诺,栽树成活之后,把七成的收益分给村民。2001年春天,他带着村民走进沙坨,每天挖坑栽树。那年栽下5000棵杨树和20000棵沙棘。由于干旱高温,全军覆没。万平一场大病,几次晕倒在沙地里。

曾经嘲笑过万平的村民,成了他的“铁杆儿”。村民郝龙说:“即使万平离开沙坨子,我们也会把退耕还草继续下去。”

第二年6月,万平辞去了稳定的工作,带着积攒的30万元,破釜沉舟,走进了那片离家400公里的沙地。那一年,他47岁。

万平父女的环保梦想像风滚草一样,落到哪里就在哪里扎根,越来越多的志愿者加入这一行列。

2006年,万晓白和父亲注册了吉林省第一个民间环保公益组织——通榆县环保志愿者协会,并为协会撰写项目策划书,募集资金。

说起治沙,万平就像打开了泄洪闸。30年前,他曾在这里下乡当知青。那时候科尔沁还是一片草原,风吹草低见牛羊。乡亲们对这位小知青格外呵护,把家里好吃的给他吃。在这里万平也找到了爱情,成了当地女婿。

一群人的追随:让绿色发展植入心田

盛夏时节,在吉林省通榆县的科尔沁沙地上,风沙渐息,一团团风滚草在沙地里扎根重生。一名戴着红色志愿者帽子的老人格外醒目,他又黑又瘦,却声如洪钟。他就是万平,说起话来一口一个“OK”。

治沙英雄、感动人物、绿色先锋……如今,万平身上已经有着数不清的荣誉,但他最看重的还是村民对他的评价。老村民吕军说:“新合屯有两个功臣,一个是建屯者,一个就是老万。没有他,这个屯子就被沙子埋了。”

2017年,村民李亚楠主动提出,想把自家50公顷的沙陀地也围起来还草,建立新示范区。这在万平看来是破天荒的事,他帮李亚楠免费围起了示范区。在她的影响下,已有更多村民准备将沙地还草。

1999年,万平选定了一个荒漠化异常严重的村庄——新合屯,承包了1500亩沙地,从这里开始了自己的治沙事业。

30年后,作为松原市长山热电厂环保工程师的万平故地重游,却发现这里已是黄沙漫天、盐碱遍地,乡亲们在日渐贫瘠的沙地上劳作。

18年前,在风沙肆虐的科尔沁沙地上,一位年近半百的工程师重回“第二故乡”,毅然开启了孤胆英雄式的治沙之旅。他百战黄沙,百折不回,青丝变白发。

www.35222.com 2

环保治沙注定是“悲情英雄”“妻离子散”吗?不,万平的女儿万晓白接过环保事业时,决定扭转这种“画风”,“环保也可以做得风轻云淡、清新时尚”。2018年初,万平宣布退休,万晓白正式接过父亲的接力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