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蜂难觅新疆黑蜂蜜从何而来?

天山网讯1月9日,记者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蜂业发展中心获悉,今年,全区要建立3个黑蜂保种场,发展种群1000群,申报“新疆黑蜂国家级自然保护区”。
据了解,新疆黑蜂是国内珍贵的蜂资源,目前,列入国家蜂资源保护名录的只有3个,新疆黑蜂就是其中之一。
新疆黑蜂又称伊犁黑蜂,系属欧洲黑蜂、高加索蜂等黑色蜂种的后代,它体型大,飞行能力强,抗寒性好,能采集到天山深处无污染的鲜花和植物,产蜜量高于其他蜜蜂35%,上世纪70年代前,曾广泛分布在伊犁新源?尼勒克?巩留等东部山区。
新疆黑蜂虽有种种优势,但其性情凶暴,喜蜇人,养殖技术也比较复杂,上世纪70年代末,人们又从外地引进温顺易养的意大利蜂,这种蜂进入后,迅速与新疆黑蜂杂交,导致新疆黑蜂品种逐步退化,2000年前后,纯种新疆黑蜂最终在故乡尼勒克绝迹。
伊犁百信蜂业当年曾悬赏两万元寻找一只纯种的新疆黑蜂,未果。尼勒克种蜂场也曾向各地蜜蜂科研机构寻求过黑蜂提纯“秘笈”。后均因当地黑蜂人工授精技术不成熟、后期培育管理不到位等因素,导致黑蜂提纯复壮技术没有太大进展。
直到2002年,国家畜禽遗传资源委员会研究员葛凤晨介入新疆黑蜂的研究后,黑蜂提纯复壮技术才逐步有了转机。
据了解,年过六旬的葛凤晨曾多次进入尼勒克县、新源县等地偏远山区寻找纯种新疆黑蜂,并将寻找到的少量黑蜂蜂王带回到北京,和同事们一起进行繁育、提纯研究。经过不懈的努力,他们最终成功地保存了新疆黑蜂的基因,并在2011年将繁育出的40只蜂王赠予尼勒克县。
此前,由于新疆黑蜂品种退化,新疆黑蜂蜂蜜的产量从上世纪80年代每箱200公斤一度下降至20公斤,提纯后的伊犁黑蜂,每箱产蜜量将增加15至20公斤,给蜂农曾加300-500元收入。
近年来,自治区加大了新疆黑蜂保护基地的资金投入,2010年10月,尼勒克县开工建设集高端黑蜂产品规模生产、黑蜂育种、示范养殖、地域文化溯源、趣味参与体验、科普教育、民俗领略、旅游购物等多种功能为一体的“天山黑蜂产业生态园”,2012年全区发展新疆黑蜂原种种群560群,为建立新疆黑蜂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奠定了基础。

(记者王丽丽 实习生齐岩岩)一顶帐篷,一片花草,一片蓝天,一个蜂点。

[农广天地]新疆黑蜂养殖技术:

从自治区科技厅获悉:自治区科技攻关计划———伊犁黑蜂提纯复壮项目顺利实施,将使伊犁黑蜂濒临灭绝的状况得到改变。
伊犁黑蜂是20世纪初从俄国引入伊犁河谷,经多年自然及人工选择而形成的一个地方品系。它以体型大、繁殖快、抗寒抗病力强、产蜜多而着称。其蜂蜜口感甜美、营养丰富。20世纪50年代末,伊犁河谷东部地区曾分布人工养殖的伊犁黑蜂2000多群,蜂群密度当时在全国名列前茅。但20世纪70年代后,随着性情温和,便于管理的意大利黑蜂引进伊犁河谷,伊犁黑蜂数量急剧下降。为加以保护,1980年自治区建立了伊犁黑蜂资源保护区,但效果不大,伊犁黑蜂种群逐年缩减,这一特有优良蜂种濒临灭绝。
为此,伊犁哈萨克自治州科技局组织伊犁百信蜂业公司和尼勒克县养蜂厂实施了伊犁黑蜂提纯复壮项目。一年多来,课题组在尼勒克山区选定野外试验基地,建立了黑蜂实验室,对伊犁仅存的含有黑蜂基因的种群进行了形态特征、生物学特征的鉴定分类。此外,邀请全国着名蜜蜂育种专家———中国农科院蜜蜂研究所繁育中心主任王加聪教授来伊犁传授蜜蜂解剖和人工授精技术。目前,科技人员正通过个体纯种选育和团体选育,逐步提纯复壮伊犁黑蜂。此举将改变伊犁黑蜂濒临灭绝的状况。
作者:记者方云静 来源:新疆日报

花开人来,花落人走。24岁的加那布尔,是伊犁州尼勒克县第三代养蜂人,一年中有半年在大山深处的塔勒布拉克沟追香逐蜜。

上个世纪二十年代,一些黑蜂被俄罗斯人从中亚细亚,经哈萨克斯坦带到了新疆北部的伊犁地区,新疆伊犁地区的气候适宜,蜜源植物丰富,非常地适合蜜蜂采
蜜。这些外来的黑蜂在新疆独特的自然条件下,经过一代代的繁延演变,最终形成为一个新的优良黑蜂品系—–新疆黑蜂。

55年来,加那布尔一家一直饲养着黑蜂,而周边黑蜂养蜂人却越来越少,随着西方蜜蜂大量进入新疆黑蜂生活区域并与之杂交,新疆黑蜂种群数量严重退化、濒临灭绝。

相关知识:

但市场上却依旧充斥着众多打着黑蜂旗号盈利的“新疆黑蜂蜂蜜”。7月29日至30日,国家蜂产业学术研讨会在尼勒克县这个有名的“甜蜜之乡”举行,新疆黑蜂的保护、发展及新疆黑蜂产业链的升级问题成为关注焦点。
新疆黑蜂仅存4000群

新疆黑蜂具有采集能力强,抗病能
力强,耐寒能力强等特点,在新疆深受蜂农的欢迎。但是,在新疆,蜂品种的多样化,自然交配时,蜜蜂在空中自然结伴,人们无法控制,新疆黒蜂和其它蜂种杂交
后,导致新疆黒蜂的纯度和优良特性正在逐步退化。新疆黑蜂种蜂场针对这一困境,对新疆黑蜂进行了人工授精。也就是先人工培育新疆黑蜂蜂王,然后选择比较纯
正的新疆黑蜂雄蜂,强迫它排精,再把精液输送给人工培育出来的新疆黑蜂蜂王,人工授精有利于新疆黑蜂的提纯。人工培育出比较纯正的新疆黑蜂蜂王后,免费发给蜂农,由蜂农进一步扩繁,并进行定点养殖。蜂农拿到蜂王后,该如何扩繁、养殖呢?在本期的节目当中,就将这一技术向广大的观众朋友们作出详细的介绍。

烂漫的野花,忙碌的蜜蜂,勤劳的养蜂人……7月31日,走进夏日的尼勒克县塔勒布拉克沟,140多种野花竞相开放,黑蜂穿梭环舞,蜜汁留香。

www.35222.com 1

加那布尔的养蜂点是父亲尼亚孜别克的牛羊放牧点。61岁的尼亚孜别克养蜂47年只亏过三次,养蜂的收入总比放牧高。

新疆黑蜂是欧洲黑蜂的一个品系,是适应新疆气候和蜜源特点的一个优良黑蜂品系,是中国的一个宝贵的蜂种资源。其体型大、叶长、采集花蜜能力强、抗病、抗灾适应性强,抗孢子病虫能力和抗甘露蜜中毒能力强于其它任何品种的蜜蜂。在-30℃以下的寒冬里能安全越冬,在8℃的气温中还能到野外采蜜。飞行高度大,采蜜半径大,可采集到海拔1800~2500m的松花蜜,性情凶暴,不易驯养,故其蜂蜜等产品尤为珍贵,具有较高的经济和科研价值。

14岁跟着母亲学习养蜂的尼亚孜别克清楚记得,黑蜂是俄罗斯人上世纪由古丝绸之路传入伊犁河谷,唐布拉蜜源植物丰富,哈萨克族牧民很早就学会了养蜂。

随着外来蜜蜂大量“入侵”新疆,新疆黑蜂种群已严重退化、濒临灭绝。经调查发现,市场上仍充斥着众多“新疆黑蜂蜂蜜”,让消费者真假难辨。

但黑蜂凶猛,稍有不慎就会蜇人,周边养黑蜂的人都遇到过黑蜂蜇死牛马,一些人放弃了,另一些人进入了大山更深处。

据新疆蜂业中心主任刘世东介绍,新疆纯种黑蜂的种群数量仅有600群左右,而人工饲养的纯种新疆黑蜂几乎不复存在。

1980年5月27日,自治区政府发布公告,规定西至霍城县五台、东至和静县巴伦台的区域为新疆黑蜂自然保护区,而新疆黑蜂种群多生活在尼勒克、巩留及新源县。

尽管纯种的黑蜂种群数量少之又少,但“新疆黑蜂蜂蜜”却多有销售。尼勒克县种蜂场项目部主任李宗仁介绍,由于目前市场没有统一的标准,杂化率20%和80%的新疆黑蜂产的蜂蜜都可以叫做新疆黑蜂蜂蜜。

当地养蜂专家李宗仁介绍:伊犁黑蜂种群消亡有两个原因,一是意大利蜂的杂交。二是上世纪90年代正值蜂蜜价格最低谷、蜂王浆价格走高的时候,伊犁黑蜂王浆产量赶不上意大利蜂,伊犁本地的蜂农也开始大量引种意大利蜂。

黑蜂蜂蜜

统计显示,上世纪80年代初,新疆有黑蜂2.5万群。

新疆黑蜂所产蜂蜜具有含糖量高,矿物质、有机酸、蛋白质、维生素和酶等营养成份丰富的特点。但新疆黑蜂性情凶暴,不易驯养,故其所产蜂蜜等产品尤为珍贵[

国家知名蜂业专家夏平开先生近年来对伊犁黑蜂进行考察后,确定上世纪70年代伊犁河谷处于黑蜂、意大利蜂混养阶段,上世纪80年代分布范围迅速减小,上世纪90年代以意大利蜂为主、黑蜂为辅,2000年前后纯种黑蜂几乎绝迹。

相关新闻:

国家蜂产业体系乌鲁木齐综合试验站相关负责人表示,该站从山间采集到的野生黑蜂种群在100群,繁衍的二代三代种群在1000群左右。

新疆尼勒克县打造新疆黑蜂特色养殖基地

记者从尼勒克县种蜂场了解到,目前,新疆黑蜂饲养3000群。

“打造种蜂场新疆黑蜂特色养殖业要从新疆黑蜂品种、放养地、放蜂规模、疫病防治、蜂箱等器具的制作、蜂蜜的存贮运输等全过程进行全方位的标准化养殖建设。”近日,尼勒克县农业局党委书记杜建喜说。

www.35222.com,新疆蜂业发展中心主任刘世东认为,这两个数据之和,应该能代表新疆目前所有的黑蜂种群,在4000群左右。

目前,已有7家蜂产品深加工企业入驻享有“伊犁蜜库”美称的尼勒克县唐布拉草原。已建厂12年的尼勒克唐布拉黑蜂实业有限公司经理田凤章说,这里的蜜源植物多,蜂蜜的价格一直是伊犁河谷最高的。但目前的养蜂规模不能满足任何一家企业的生产能力。

黑蜂蜂蜜多半不纯正

记者看到入驻唐布拉草原的企业将“黑蜂故事陈列馆”、“山地农博馆”、“狗熊沟黑蜂生态园”、“格瓦奇大酿坊”、“俄罗斯水磨坊”、“高加索黑蜂庄园”、“蜂疗会所”等作为蜜蜂文化来延长企业的品牌经营链,以谋取更多样的经济效益。

正因为黑蜂种群的减少,加那布尔这个喝黑蜂蜂蜜长大的哈萨克族小伙,一出了塔勒布拉克沟,就很难再喝到纯正的黑蜂蜂蜜。

沿着牧道,记者来到大山深处的塔勒布拉克沟,这里水草丰美牛羊肥。“天凉了,我们正准备蜜蜂越冬工作。今年我计划让蜜蜂在室外过冬。”哈萨克族青年牧民加那布尔说。

加那布尔家养了100多群黑蜂,这种黑蜂每群产蜜40~50公斤,一年产不到半吨蜂蜜。

今年开春,加那布尔的哥哥将家里的牛羊请别人代牧,自己向弟弟学习养蜂技术,并在加那布尔的蜂点上放了100箱蜜蜂。

可他奇怪的是,尽管纯正的黑蜂蜂蜜产量少之又少,市场上却充斥着“新疆黑蜂蜂蜜”。

这个蜜蜂放养点也是加那布尔的父亲尼亚孜别克的牛羊放牧点。父亲已60岁,养蜂已有46年。他给儿子们说,养蜂一辈子仅有1963年、1974年、1984年亏过本,其他年度的经济收益都比饲养牛羊的收入高。因此,养蜂是他们家世代相传的增收方法。

刘世东坦言,据历料记载,新疆黑蜂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正常年份群均能产蜜100公斤,最高群产量能达到200公斤以上。目前一箱黑蜂能产蜜40-50公斤,新疆黑蜂种群在4000群左右,以一箱产50公斤蜂蜜计算,也就在20吨左右。尼勒克县种蜂场技术部负责人杨森认为,没有统一标准,杂化率20%和80%的新疆黑蜂产的蜂蜜都被叫做新疆黑蜂蜂蜜。

尼亚孜别克介绍说,新疆黑蜂是由俄罗斯人在上世纪由古丝绸之路传入伊犁河谷的,唐布拉蜜源植物丰富,哈萨克族牧民很早就学会了养蜂。第一代哈萨克族养蜂人吐尔逊·斯拉依从俄罗斯人那里学会了养蜂。

目前,新疆已有两家蜂业企业制定了自己的新疆黑蜂蜂蜜标准,两家企业去年生产的黑蜂蜂蜜不足170吨,大半出口。

1957年,尼勒克县种蜂场成立,尼亚孜别克的母亲娜斯尔汗在1958年开始养蜂,那时种蜂场有17家哈萨克族牧民一边放牧,一边养蜜蜂。尼亚孜别克14岁开始跟着母亲学习养蜂。当自己最小的儿子加那布尔6岁时,尼亚孜别克让加那布尔跟在身边看自己养蜂,并让加那布尔喜欢上了养蜂。

一位从业数十年的业内人士介绍,市场上的黑蜂蜂蜜,主要有两种类型,一是东北黑蜂、哈萨克斯坦黑蜂等其它黑蜂品牌,它们所产的黑蜂蜂蜜没有新疆黑蜂蜂蜜纯正,二是一些企业推出的“黑蜂”产品,是使用意大利蜂酿制的山花蜜罐装的,然后贴“黑蜂”标签来吸引顾客。

尼亚孜别克介绍说,目前唐布拉草原迎来了七八家知名蜂产品企业;种蜂场聘请了吉林蜜蜂研究所的专家来给牧民培训养蜂技术;今年春天首届中国·新疆“甜蜜尼勒克”蜜蜂文化旅游节成功举办,种蜂场的蜂蜜每公斤价格上涨8元至10元,他今年生产的蜂蜜早已售空。
“诸多利好因素加大了哈萨克族青年牧民学习养蜂技术的热情。今年新增的13家养蜂户中有8家哈萨克族牧民。哈萨克族牧民具有半个多世纪的养蜂习惯,加上他们熟悉草场,能到达别人去不了的地方养蜂。明后年,种蜂场蜂业队考虑扩大养蜂规模,欲引进拥有3年以上养蜂经验的养殖户加大示范力度。”尼勒克县种蜂场蜂业队党支部书记杨森说。

黑蜂蜂蜜标准急需确立

2007年11月,6名蜂农自发组织成立了尼勒克县种蜂场金玉蜂业养殖专业合作社。2009年和2010年,该合作社先后申请到了25万元项目资金。2010年,中央财政拨付150万元资金建立了新疆黑蜂良种繁育站。

加那布尔家养殖的黑蜂,一年收入在10万元左右,客商看重的就是,蜂蜜纯正。

新疆黑蜂成为种蜂场的主打品种,并与我国所特有的东北黑蜂、中华蜜蜂一起列入国家畜禽遗传资源保种名录里。

他算过一笔账,黑蜂的产量比意大利蜂高35%左右,而价格也比意大利蜂产的普通山花蜜高两成,这意味着一群提纯后的伊犁黑蜂,会比一群意大利蜂增加300-500元收入。

王亚南是今年从福建省农林大学蜂学院毕业的大学生,他是第一位来种蜂场黑蜂育种站工作的专业大学生,对尼勒克县新疆黑蜂特色养殖充满了信心。他说:“中国蜂业看浙江,新疆蜂业看伊犁,伊犁蜂业看种蜂场。”

记者走访首府各大蜂蜜超市了解到,销售的黑蜂蜂蜜一般是每公斤60元,这个价格比普通山花蜜价格高出两成左右。

尼亚孜别克回忆说,在内地养蜂户进驻种蜂场之前,他养的新疆黑蜂没有任何病虫害。现在大蜂螨、幼虫病等蜜蜂病虫害比较常见,使得唐布拉草原的野生蜜蜂品种大量减少。而新疆黑蜂抗病能力强,很多时候不需要任何药物,只采取换王换箱的办法就能将病害控制。

新疆蜂业中心的统计数据显示,目前,新疆蜂群数量和蜂蜜产量均居全国前茅,蜂蜜出疆出口量居全国首位。2012年,新疆蜂群已发展到90万群,较上年增长12.5%;蜂产品产量达4.3万吨,新疆的蜜粉源植物资源能养蜂200万群以上,产蜂蜜8万吨,加上蜂胶、花粉、蜂蜡等蜂产品产值达10亿元。

“蜜蜂的自然交配是在飞行中完成的。因此以现有少量纯度的新疆黑蜂为种源,采取自然交配和人工授精两种方式,选育提纯新疆黑蜂是目前新疆黑蜂良种繁育站的主要工作。”原种蜂场蜂业办主任李宗仁说。

这名业内人士坦言,正因为有利润空间和庞大的蜂蜜市场,蜂农和企业更偏向于易养的意大利蜂或者其它黑蜂蜂种,售卖蜂蜜时却贴着“新疆黑蜂”标识。

“黑蜂品种退化、饲养中喂糖多喂蜜少、草场蜜源植物总量相对下降是直接影响蜂产品产量的三个主要原因。”养蜂能手、67岁的盛志高总结说,“在上世纪60年代,我一个人背蜂箱进山,一箱蜂最高年产300公斤的蜜,而现在我的两个儿子一箱蜂只能产20至30公斤蜂蜜。”

据刘世东介绍,如今新疆纯种黑蜂主要用于蜜蜂遗传育种。

国家蜂产业技术体系饲养与机具功能研究室主任、福建农林大学蜂学院副院长周冰峰说:“养蜂业投资少、产出高,有利于恢复和保持生态,提高农作物和牧草的产量,增加养蜂人的经济收入。尼勒克县种蜂场蜂种资源独特,是我国特有的新疆黑蜂的原产地,种蜂场蜜源丰富而且远离污染,蜂产品纯正天然,农牧民养蜂技术有基础,尼勒克县依靠市场机制与政府政策扶持扩大养蜂规模将大有作为。”

记者在调查中发现,目前新疆蜂业生产和经营方式仍以个体养蜂户为主,无法形成完整产业链,进而造成蜂产品开发缓慢、市场规范化水平低,蜂产品质量安全也存在风险,主要原因是新疆黑蜂的种蜂没有统一地方标准,而黑蜂产的蜂蜜就更没有相关标准来界定其杂化率。

杨森坦言,目前全国仅有东北地区有种蜂的标准,包括育种档案资料建立、育种素材的选用及生物学特性和生产性能的测试比较,应尽快制定出新疆黑蜂相关产品的地方标准。

升级保护区迫在眉睫

从4岁起就和父亲学习养蜂的哈萨克族小伙加那布尔,知道只有塔勒布拉克沟方圆20公里,不再有养意大利蜂,才能保证他的黑蜂血统纯正。

由于新疆黑蜂的效益和保护生态平衡的作用,伊犁科技人员一直在进行黑蜂提纯复壮技术的摸索,试图恢复种群纯度。

本世纪初,伊犁一家公司悬赏两万元寻找“纯种黑蜂”,尼勒克县种蜂场也向各地研究所寻求提纯秘籍。直到2002年,国家畜禽遗传资源委员会研究员葛凤晨介入伊犁黑蜂的研究后,终于研究出提纯技术。

尼勒克县种蜂场黑蜂育种站技术员黄旭说,通过给蜂王做人工受精,去年繁育出100只提纯黑蜂蜂王,这批黑蜂蜂王已免费发放给当地蜂农,用于伊犁黑蜂种群的逐步恢复。

近年来,自治区也加大了新疆黑蜂保护基地的资金投入,2010年10月,尼勒克县开工建设集高端黑蜂产品规模生产、黑蜂育种、示范养殖、地域文化溯源、趣味参与体验、科普教育、旅游购物等多种功能为一体的“大山黑蜂产业生态园”,2012年发展新疆黑蜂原种种群560群。

今年,新疆将建立3个黑蜂保种场,争取年内报批“新疆黑蜂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刘世东说,申请获批后,可以通过相关立法,禁止外来蜂种进入该区域,以此逐步恢复新疆黑蜂种群。

这对于加那布尔来说是个好消息。这些年,为了保证黑蜂种群的纯度和防止黑蜂再次袭击人,他和父亲不断走向大山更深处。保护区升级后,保护措施将更加严格,黑蜂血统有了保障,它们飞舞就会更加自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