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鲜教母”从小卖部起步 和徒弟们吞下郑州八成市场_海产专题(海产品专题)

□记者高二坡/文刘栋杰/图

www.35222.com 1

东方今报推出的“地市商帮系列报道”感动和激励了不少读者,读者的反馈也促使我们寻找更加精彩的创业故事。当然,我们在关注企业家的同时,也在留意那些还在摸爬滚打的草根群体。我们发现,在海鲜批发市场上,固始商人占据八成以上;在建筑市场上,潢川包工头占一半多;长垣厨师“把持”着大中型饭店;在出租车市场,太康司机占了将近一半。他们之间相互联系,我们称之为“草根商帮”。
今日起,我们就来讲述“草根商帮”的发展轨迹和这些“草根群体”的创富传奇。
每天早上,在纬三路水产大世界,信阳话成为买卖的通用语言。做了17年海鲜生意的杨正芳说,在郑州做水产生意的商贩,八成以上是信阳人,这些信阳人有九成出自固始。
固始商人不仅在郑州海鲜批发市场独占鳌头,就是在西安、兰州、成都等地的海鲜市场,他们也占据了一席之地。由海鲜延伸到调味品,固始商人几乎垄断了郑州市的调味品批发市场。

中国水产门户网报道

●“教母”,从小卖部起步

图左为杨正芳,图右为杨正芳的二弟媳

1984年,等待分配工作的杨正芳开了个烟酒小卖部,这一“下海”,她再也不去找组织解决工作了
纬三路水产大世界是郑州最大的海鲜批发市场,据介绍,郑州市场上90%以上的海鲜是由水产大世界批发而来的,在郑州周边,洛阳、焦作、许昌等地的海鲜产品也多由纬三路水产大世界批发而来。
郑州市天一水产食品有限公司(下简称“天一水产”)董事长杨正芳介绍,在水产大世界,信阳人占了八成以上,信阳人中,固始人要占到九成以上。
杨正芳就是固始人,她是固始海鲜批发商人中的“资深老人”,也有人戏称其为“郑州海鲜教母”,因为纬三路水产大世界的固始海鲜批发商人多在“天一水产”干过,很多还是杨正芳的亲戚或者邻居。
1984年,杨正芳来到郑州,当时她的编制还在省军区,但没有顺利安排工作。杨正芳闲不住,就开了一个食品烟酒小卖部。“那时候,个体户还很少,更少有干部去做个体户,那时候还没有‘下海’这一说。”杨正芳说。
杨正芳就这么“下海”做了生意,而且之后再也没有找组织解决工作。在做食品烟酒生意的同时,杨正芳发现,随着人们物质生活水平的提高,郑州有不少人开始模仿沿海城市的饮食习惯,海鲜等水产品也摆上郑州人的饭桌。
做了几年小生意,杨正芳也挣下了第一桶金。于是,1990年,杨正芳在纬三路租下一间商店,开始做水产生意。直到水产大世界投建,这个商店才被拆掉。“当时郑州的水产市场已经开始起步,在1980年之前,郑州很少有人吃海鲜。”杨正芳介绍。杨的爱人、豫南商会会长袁学忠说,郑州本身就是一个移民城市,饮食习惯等很容易跟风,而且,改革开放也提高了不少人的消费水平。于是,水产市场也进入快速发展期,固始商人就是在这个时候开始走进水产市场的。

记者吴军文/图

●徒弟遍布水产市场

提起杨正芳,没人不啧啧称赞。

杨正芳把亲戚、邻居都带了出来,她的徒弟越来越多,徒弟们又一个个自立门户,水产市场就这样越做越大
市场升温,加上人也勤快,杨正芳的海鲜批发部很快红火起来,不到一年,她不得不再从老家招来亲戚帮忙。“现在我们开玩笑说,‘天一水产’就是郑州海鲜水产市场的‘黄埔军校’,因为这个市场几乎所有的固始商贩都在‘天一水产’干过”。“最开始是自己的亲戚、邻居,后来是亲戚的亲戚、邻居。公司越做越大,市场也越做越大,带的徒弟也越来越多。”袁学忠介绍,以自己的村子为例,1600多口人,除了老人和小孩,在郑州从事水产和调味品生意的就有400多口。
市场大了,徒弟们也相继自立门户,依托原来的进货渠道,甚至是市场客户。但是,杨正芳从来没有追究过。
她说:“走一个徒弟,肯定会带走一些客户。但是,我想,他要自立门户,没有客户没法生存,如果要发展的话,他肯定还会再开拓新客户,这样就把市场给做大了。”
正如杨正芳所说,她的徒弟开了自己的海鲜水产批发店铺之后,水产海鲜市场也逐渐扩大,纬三路也逐渐形成有名的海鲜水产批发市场,到了后来,杨正芳又和人合伙投建了纬三路水产大世界,形成更大规模的批发市场。
水产大世界建成之后,调味品市场也在水产大世界的周边形成,而几乎垄断水产市场的固始人也逐渐掌握了调味品市场的控制权。
“海鲜教母”从小卖部起步 和徒弟们吞下郑州八成市场_海产专题(海产品专题)。2000年,北环调味品市场建成,“天一水产”是投资方之一。不少做海鲜生意的固始商人也租下商铺,拉来亲朋好友,一起做调味品生意。“这就好比大树生枝,枝再生叶,最终固始商人在整个行业中独占鳌头。”袁学忠介绍。

她在郑州经商32年,合作投资了多个批发市场,年销售额达上百亿元,人称“水产教母”。

●做生意“老乡优先”

自己会做生意还不算,她带出的“徒弟”,或者是“徒弟的徒弟”,分布在全国多个水产食品市场,如今至少有300个已成千万富翁,她是老乡口中的“天一校长”。

老乡帮老乡,邻居拉邻居,团结让固始人垄断了郑州的水产、调味品市场
袁学忠说,他每次走进北环调味品市场,感觉就像是回到固始老家。“因为商贩们都说固始土话,另外,很多人都是乡里乡亲,甚至是亲戚”。袁学忠说:“我们统计过,固始这些做海鲜和调味品生意的人中,现在资产超过千万元的,估计得有几十个,资产超过百万元的,得有几百个。”
杨正芳说,信阳人有个特点就是“不甘人下”,而且一旦自立门户了,都会异常勤奋。曾经跟着杨正芳做水产的刘怀启,现在在重庆和成都做到了水产批发市场的行业老大。杨正芳的侄子杨玉刚1993年来到“天一水产”,干了三年之后自立门户,现在不仅在郑州开办了海鲜水产批发部,还在西安、成都等地开办了海鲜批发部,并成为西安和成都规模最大的几个海鲜水产批发商之一,个人资产也超过千万元。
杨正芳也不无骄傲地说,做水产生意的固始人,在西安、石家庄、兰州、成都、重庆等地,都占据一席之地,有不少固始人是这些城市最大的海鲜水产批发商,有的销量能占据当地市场的1/3还要多。
袁学忠提到,信阳人团结也是固始海鲜商能做大的一个重要原因。因为郑州乃至河南,有差不多一半左右的饭店是由信阳人开的,无论饭店大小,啤酒一般都会用信阳出的“维雪”,水产、调味品等当然也是“老乡优先”。

生意做得好也许只是有天赋、智商高,可她的情商一样让人直竖大拇指:全家15口人,三妯娌在一起30年,同住一套房,同吃一锅饭,从没红过脸。

事业、家庭、乡情都兼顾得这么好,杨正芳有什么过人之处?

经商

上百亿的生意

从一个烟摊起步

32年前的春天,杨正芳从老家固始胡族铺镇带着双胞胎儿女来到郑州。站在街头,彼时,郑州于她,她于郑州,都是陌生的。

32年后的今天,郑州批发市场这个行业,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杨正芳。

1984年,本应按照随军政策到省军区服务社上班的杨正芳,因为要照顾刚出生的龙凤胎儿女,又请不起保姆,选择了“在空闲时间找点事干”。

那时候在郑州市经八路街头,经常会有一个女人用自行车推着纸箱,纸箱里装着香烟、火柴、瓜子等。因为当时各大电视台正在播出日本的连续剧《阿信的故事》,杨正芳也就成了人们口中的“阿信”。“阿信,拿包烟!”“阿信,拿包火柴!”这样的呼唤声此起彼伏,杨正芳每次都是乐呵呵地送货上前。因其服务态度好、货真价实,她经营的品种越来越多,生意也逐渐做大。此时,她盘点发现,月收入超过了1000元。这相较于之前上班只有42元的工资来说,让她很有成就感。

1986年,她被经八路办事处“相中”了。对方希望凭借她的经营才能承包“青年饭店”。这一次,她回固始老家招了8个服务员,又做得风生水起。

你若盛开,清风自来,说的正是杨正芳。1989年,她因经营业绩突出得到省军区的信任,对方希望她能承包军区儿童商店。这就是后来军优商店的前身,也是天一水产的雏形。

经过对市场的调查和了解,又征得幼儿园园长的同意,杨正芳后来把原来卖笔、本、军衣军帽的军优商店,做成了水产调味品生意。

1994年,杨正芳注册了郑州天一水产有限公司。1999年,为了适应城市发展的需要,她和几个投资商一起建立了水产大世界。随后,她又参与合作建设了天运水产品批发市场、信基调味食品城冻品市场等。

谁能想到,当年的“阿信”只不过从烟摊起步,现在竟成了水产食品界投资、经营、管理的领军人物之一,年销售额达上百亿元。

2008年,儿子接手天一公司的经营后,引入了现代管理制度。

杨正芳说,她很庆幸,这么多年来,天一水产一直在走上坡路。

乡情

一个人带出来一帮老板

www.35222.com ,至少300人已成千万富翁

杨正芳的爱人讲了一个小故事,今年11月上旬,他打了个滴滴回家,一上车一搭话,司机问:“您是固始人吧?”

接着,司机说:“你们固始人特别能干,信基调味食品城的固始老板就特别多,有一个天一公司,老板叫杨正芳。”

杨正芳说,这样的事,她打车时也经常遇到。但她从来没跟对方说过自己就是杨正芳。

1986年开“青年饭店”时,是杨正芳回老家第一次招工。天一公司运营后,需要的人手更多,杨正芳的家乡人来得也越来越多。杨正芳所在的固始县胡族铺镇夏岗村总人口有1100多,在郑州做生意的就有四五百人。

在天一公司工作的员工一般一年后就可以单飞。人家都说“教会徒弟,饿死师傅”,杨正芳不这么认为。所以,无论谁想出去单干,她都支持,而且还让员工从公司赊账拿货。

有人说杨正芳“傻”,“人家都去走你的路了,你走哪儿?”杨正芳笑言:“我上高架。”

杨正芳就像一棵大树,她身边的人从她这里汲取了养分,就发杈生出了新的枝叶。据有心的固始老乡统计,如今,从天一公司走出去的“徒弟”已走到了第五代,第一代天一人都已成了老板。而他们的经营场地也不再局限于郑州,重庆、成都、石家庄、太原、西安、兰州、昆明等地的水产市场,固始人在经营上成为一支响当当的大军。

而杨正芳带出的这些“徒子徒孙”中,至少有300人成了千万富翁。

所以,无论认识不认识,见没见过面,很多信阳人,尤其是固始人,都以是杨正芳的老乡为荣。

家庭

仨妯娌吃住在一起30年

没红过脸

前面提到,1986年,杨正芳接手“青年饭店”回固始老家招了8个服务员。这其中,有两人就是杨正芳还没过门的弟媳。

她俩后来嫁给了杨正芳的两个小叔子。结婚时,婆家啥都没有,她们的婚礼都是杨正芳来操办的。结婚后,三家就住在了一起,截至今年,仨妯娌已整整在一个院里生活了30年,从没红过脸。

日子比树叶都稠,别说仨妯娌了,就是一般的夫妻俩,那也是磕磕绊绊不容易相处。

杨正芳又是如何做到的?

“一切矛盾的根源就是‘钱’。只要你不把钱看得太重了,啥都好说。”杨正芳说。

“家里的吃喝拉撒,孩子上学的学费、生病的花费、物业费什么的,都是公司出钱,我是大股东,占股较多,她俩是小股东,每个月有工资,工资可以自己自由支配。每家的父母,每人每月1000元零花钱,大病由公司负担。”杨正芳说,为了照顾家里,最多时,家里请过三个保姆,负责做饭、打扫、带孩子等。

每天早上6:40~8:40,是家里的早餐时间;晚上仨妯娌有时也在一起打麻将;周日,是全家15口人在一起读书的时间。

家里还有个不成文的规定,无论谁先下班到家,只要饭还没做好,都要到厨房帮着保姆做饭。洗衣服时,大件衣服让保姆用洗衣机洗,小件,如内衣、内裤等,都要自己手洗。

为了让大家生活在一起开心、舒心,杨正芳在惠济区买了个四合院,上下四层楼,全家都住一起。

题外话

每一个成功的女人背后

都有一个大度的男人

每一个成功的男人背后,都有一个支持他的女人,那么,每一个成功的女人背后呢?

杨正芳说,一定有一个大度的男人。

不管是在家里,还是在公司,爱人始终站在她这边,理解她、支持她。有时候在家里,对着两个弟弟和弟媳,他会说:“你嫂子说的、管的,都是对的。她都是为了你们好。”

2012年,杨正芳得了甲亢心脏病。肚子胀得老大、腿还肿,心衰得特别厉害。爱人陪着她去北京看病,给她找了最好的医院和医生,他却去附近找了最便宜的小旅馆住。为了让杨正芳心情舒畅尽快恢复,白天时,他就开着车在北京到处转悠,一天三顿换着花样给杨正芳买各种好吃的。

“我什么时间吃药、该吃什么药,人家都给我记着,比我自己记得都清楚。”杨正芳说。

爱人对自己这么无微不至,杨正芳也很尊重他。所以,无论她想做什么投资,做什么决定,她都会事先征求他的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