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年夜揽死物造品筹马进进畜禽业下端

图片 1

实现乡村振兴,离不开产业支撑。发展现代农业,离不开技术支持。为水产养殖实现高效管理,为万亩田畴实现精准种植,近年来,广东农业企业不断投入创新研发,在养殖、种植领域形成技术突破,将科研成果切实转化成农业生产力,不仅帮助我国农业增收,还将创新产品出口到国际市场。

图片 2

图片 3

中国水产门户网报道

自研技术高价卖给国际巨头

中国水产门户网报道

中国水产门户网报道3月19日,广东海大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大集团”)以5050万元收购广东现代农业集团研究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研究院”)100%的股权,作为国内水产饲料业的翘楚,该项收购表明其意在拓展畜禽事业板块,并且在技术含量最高的生物制品方面有所作为。昨日,买卖双方老总分别接受了农财宝典记者专访,讲述事件原委。海大集团研究院辅助生猪技术服务“公司以自有资金进行股权收购,收购事项完成后,研究院将成为海大集团的全资子公司。”海大集团董事长薛华告诉农财宝典记者,收购研究院主要是为了扩大技术领先优势,进一步提高公司的研发力量。“同时,今年在各地建立二级服务点,研究院的技术团队能够更好地辅助畜禽事业板块的技术服务点。”薛华透露,二级服务点是正在尝试的猪事业板块服务模式。2012年,海大集团已组建生猪养殖服务团队和两个养殖场,预计2013年将再建3个养殖场。薛华还透露,生猪产业链将是海大集团未来又一重点发展业务。2011年度,海大集团全年饲料销量为339万吨,其中水产配合饲料销量159万吨,畜禽配合饲料销量179万吨,畜禽饲料业务板块营业额正不断超越水产配合饲料。有分析师估计,2012年度海大集团猪饲料销量预计达到60万吨,增长约50%,主要以配合饲料为主。对海大集团收购研究院这一举措,业内资深人士认为,海大集团的最终目的是建立生物制品厂,直接从高端介入畜禽产业链。“研究院的技术核心竞争力就在于生物制品的研究,目前有几个相对成熟的疫苗可以上市。”该资深人士认为,生物制品属于高科技产品,产品技术含量高,利润以及产品附加值都比较大,竞争相对较小,不容易被马上模仿。对于海大集团这类型的上市公司,投资该项目既能够提高公司的盈利能力,也能够更好地为猪事业板块业务做服务。研究院院长王贵平告诉农财宝典记者,研究院主要开发疫苗与试剂盒。目前研究成熟的产品有:利用大肠杆菌进行表达的圆环疫苗,日前已经转让给国内3家生物制品厂。同时,研究院还正在进行腹泻疫苗的开发。自主研发的试剂盒有蓝耳、猪瘟、伪狂犬等ELISA抗体检测试剂盒。“这些产品都是我们自主研发的。”据王贵平介绍,研究院现在有6大研发中心,即养猪与猪病研究中心、饲料与动物营养研究中心、动物生物制品研究中心、诊断与检测技术研究中心、水生动物饲料与病害防治研究中心、作物育种研究中心。现代农业集团剥离研究院有利永顺上市2010年,广东省现代农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现代农业集团”)与王贵平等16位自然人总共出资3000万元组建成立研究院。现代农业集团出资2010万元,占研究院67%的股权,王贵平出资495万元,占16.50%的股权,是自然人中最大的个人股东。转让后,按转让各方的股权比例分配5050万的转让资金,现代农业集团得3383.5万元,王贵平得833.25万元。现代农业集团将研究院从2010年的2010万,变现成2013年的3383.5万元,运作三年时间便卖掉,出于什么原因?“广东永顺生物制药股份有限公司需要上市,而上市必须消除同业竞争。研究院与永顺同属于现代农业集团,但业务单元有一定的重复,都是从事生物制品的开发研究。”现代农业集团总经理欧敬告诉农财宝典记者,现代农业集团持有永顺50%股权,这几年永顺保持着不错的发展势头。这个时间点出让研究院也是一个较好的选择,且永顺的上市准备工作正在紧锣密鼓地进行。据了解,研究院截至2012年12月31日的资产总额为2853万元、负债总额556.3万元,所有者权益总额2296.8万元,2012年7-12月期间实现营业收入47.1万元、营业利润-133.5万元、净利润为-21.4万元。大企业趋势从依靠高校到自建研究院近年来,随着饲料行业竞争的白热化,不少集团化企业都在组建研究院,为公司提供技术服务保障的同时,开发高新技术产品,涉足产业链上的其他板块业务,比如生物制品,给企业带来更高的附加值。1999年,大北农集团成立大北农科技研究院,开始走技术研发之路。目前大北农集团的生物制品已经有不少成熟产品,圆环疫苗就是该公司自主研发的产品。安佑集团研究院拥有一支30多人组成的专业、专职研发队伍(其中,经验资深的硕、博士近20人),囊括了猪营养、反刍动物营养、饲料加工、微生物等多个专业领域。通威集团的通威股份技术中心专门从事鱼类基因工程、生物科技研究,以及安全、高效、环保、经济饲料开发;并于2007年9月被国家发改委等五部委联合批准为国家认定企业技术中心。饲料企业建立研究院或是研发中心,在华南某生物制品厂总经理看来,是我国高校以及科研院所日渐不能满足企业需要导致的。“以前企业依托高校、科研院所研发产品,但近几年的实践证明,这条路走得很漫长,学校的研究缺乏连贯性,不能快速研发出成熟的产品。”该总经理告诉农财宝典记者,饲料企业有雄厚的资本,自己组建研究院能更加快速地出研发成果,这是未来企业的核心竞争力。如此看来,饲料企业做养殖产业链拼资金拼规模,未来的竞争就是拼研发实力,并在新型疫苗开发等生物制品行业会表现得淋漓尽致。

5月下旬,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中国企业研究中心发布了2018中国上市公司品牌价值榜,广东海大集团成为总榜TOP100的3家农业企业之一,同时入围民营TOP50榜单,品牌价值达258亿元。

抗病对虾选育、猪腹泻疫苗、动物肠道健康益生菌……在位于广州市番禺区的海大集团研究院,记者看到一批农业科技创新研发成果正逐渐转化成实际应用,为农业振兴插上科技翅膀。

目前,生物技术在海大集团的育种、功能性饲料、疫苗、微生物制剂等多项业务板块都得到广泛深入应用,为饲养产品的健康安全提供了重要保障。

一家扎根农业的企业,如何在养殖户市场和上市公司资本市场上同时实现品牌价值的提升?海大研究院院长钱雪桥博士在日前接受采访时表示,“科研+产品+服务”的经营理念正是海大集团打造可信赖品牌的关键点。

一直以来,桂花鱼养殖均以饵料鱼喂养,不能用饲料喂养,而且喂食成本在80%左右,成本高,养殖周期长。“如今,我们结合选育技术和饲料营养技术,成功研制出鳜鱼养殖饲料,已经破解了桂花鱼‘以鱼养鱼’的难题,养殖成本和周期都大大降低。”
海大研究院院长钱雪桥给记者算了一笔帐,以前,用5斤小鱼喂养桂花鱼增重1斤,需要1年半时间,而如今有了鳜鱼养殖饲料,用1斤饲料喂养1年2个月之后,桂花鱼就可以增重1斤,养殖周期缩短、养殖成本明显降低。

8月29日,由全国工商联发布的2018年中国民营企业500强榜单出炉,广东海大集团再次挺进榜单,排名第227位。扎根农业做大做强,身为全国饲料行业巨头的海大集团又将如何实现技术引领?笔者在集团的“科研大脑”——海大研究院中看到了当下国内养殖业技术前进的方向。

进入饲料行业20年,海大集团围绕养殖户对技术和优质产品高度依赖的现状,扎实推进科研工作,更探索建设起行业研发实力最强、出成果最多的内部科研机构,在国内外市场上掌握核心技术竞争力。目前,由博士牵头设立的海大研究团队覆盖了水产动物营养与饲料研究、畜禽动物营养与饲料研究、动物育种与苗种繁育技术研究、动物病害诊断与防控研究、生物技术研究、健康养殖技术研究等科研方向。

“腹泻对于人类来说是常见病,但如果发生在母猪身上,就可能是待产仔猪的死亡信号,控制猪流行性腹泻疫情是养猪业的一大难题。”钱雪桥告诉记者,为了提高仔猪存活率,海大集团针对性地研发出猪流行性腹泻灭活疫苗,疫苗突破了常规的注射免疫方式,通过滴鼻方式配合特异性黏膜免疫佐剂,效果理想,对仔猪的保护率达到八成以上。

在海大研究院里,不仅有科研人员,还有一群特殊的“住户”——斑马鱼。它们在研究院出生,住在上百只严格分类的水族箱中,在海大集团家系育种工作中扮演着关键角色。“借助斑马鱼这一模式动物,我们可以开发全新的鱼类育种技术,进而在经济鱼类的育种技术和产品开发上实现‘弯道超车’。”海大研究院动物育种研究所王爱波博士介绍。

从发病死亡率80%到保护率80%疫苗技术赢得国际疫苗巨头青睐腹泻对于人类来说是常见病,但是如果发生在母猪身上,就可能是待产仔猪的死亡信号。一直以来,控制猪流行性腹泻疫情是养猪业的一大难题,这种由猪流行性腹泻病毒引起的急性、高度接触性肠道传染病,会让发病仔猪迅速脱水死亡,死亡率高达80至100%,给养猪业带来了巨大的经济损失。

如今,海大集团的猪流行性腹泻灭活疫苗不仅满足公司需求,还以较高的价格转让给了国际疫苗巨头默沙东。从进口技术产品到出口创新技术,坚持创新投入是海大集团保持核心竞争力的关键。据公司报告整理,近7年,海大集团累计投入研发资金超10亿元。2017年投资2.58亿元,占公司当期净利润的21.40%,为行业上市公司中最多。围绕种苗、饲料、动保三大领域,海大研究院已搭建起7个研究所,拥有专业研发人才近1000人。

不只是育种领域,生物技术在海大集团的功能性饲料、疫苗、微生物制剂等多项业务板块都得到了广泛而深入的应用。去年,海大集团获批设立农业部养殖用微生态资源与利用重点实验室,这也是该行业中唯一依托企业设立的国家级实验室。未来,海大集团将认真实施“开放、流动、合作、共享”的运行机制,继续带动生物技术在农业领域的发展进步。

“海大集团研发的猪流行性腹泻灭活疫苗除了满足公司需求外,还以较高的价格转让技术给国际疫苗巨头默沙东。”钱雪桥介绍道,“经过大量的实验研究证实,该疫苗免疫效果良好,对仔猪的保护率可达80%以上。而且,疫苗突破了常规的注射免疫方式,通过滴鼻方式配合特异性黏膜免疫佐剂,效果非常理想。”

运用物联网技术破题“靠天吃饭”

1、为育种技术研发“补课”

据介绍,该疫苗在去年8月获得农业部颁发的兽用生物制品临床试验批件之后,相继在广东、湖南、辽宁三省进行了临床扩大试验,目前,该疫苗已进入新兽药注册阶段,有望在2019年上市。

今年6月,广东省廉江最大的荔枝生态园之一——荔景农庄内,一套可以对荔枝园进行精准种植管理的农业物联网智能监测管理系统正式开始运作,助力荔景农庄走上集精准种植、农产品溯源、农业生态旅游于一体的“智慧农业”道路。

旗下海兴农集团年销售种苗近300亿尾

临床试验中,疫苗成功将疫情高达80%的死亡率扭转为保护率80%。产品的出色表现,也让海大集团获得了国际药厂默沙东的青睐。钱雪桥介绍,海大集团在一些专项上的深入研究已达到国内先进水平,海大集团曾斩获国家技术发明奖二等奖、广东省科学技术奖一等奖及二等奖等多项国家、省级科技奖励。

让荔景农庄加快农业现代化的是由广州大气候农业科技有限公司自主研发的“农眼”系统。这套系统帮助农场负责人运用农业物联网技术管理荔枝园区,实现实时图像监控、气候环境数据采集分析以及虫害杀灭、预警等功能,有助于进一步提高荔枝的产量与质量。同时,该系统提供的全程可视化溯源功能,可以将荔枝的原产地信息、荔枝全程生长信息和实时图像、农事记录等,通过二维码清晰透明地展示在消费者面前,强化荔枝品牌印象。

“我们将斑马鱼作为家系育种研究的模式动物,每一批鱼的出生日期、祖辈、DNA遗传物质等信息都被详细记录。如果一套选育方法在斑马鱼上实验成功,我们再在其它的鱼类中进行转化。”育种团队负责人王爱波博士介绍。

2017年,海大集团主持制定了《草鱼配合饲料》国家标准获得全国饲料工业标准化技术委员会认定通过,此前还主持制定了《饲料原料:干啤酒糟》、《饲料原料:鱼浆》等行业标准。同时,在2017年国家农业部公布的14个水产新品种中,海大集团独占三个。“通过传统选育技术与分子育种技术结合,我们形成了全球领先的鱼虾育种技术体系,并且在去年获得武昌鱼、对虾等3个国家级的新品种”,他表示,取得这些成就绝不可能是一朝一夕的事情,而是研究团队近20年来的厚积薄发。

一直以来,我国农业生产主要以“小农经济模式”为主,农民收益不高、缺乏稳定性,生产决策缺少科学分析和依据。“农业大数据的采集与应用对农业发展将带来变革。”
大气候创始人兼CEO易丙洪告诉记者,要解决过往农业生产管理只凭个人经验,农民“靠天吃饭”的生产模式,就要实现科学种植和流程化管理。利用物联网技术将过去模糊的种植经验数据化、信息化,并通过大数据技术实现智能化。

据王爱波介绍,目前国内普遍使用的育种技术还停留在基于经验的盲选,但是难以避免育种过程中近亲繁育的问题,“近亲繁育会导致有害基因的积累显现,盲选出来的新品种可能在推广数年之后,频繁出现优良基因退化的情况。认识到这一点,海大从2011年开始决定要做家系选育,杂合背景下的新品种,不容易显现有害基因,优良基因也可以更稳定。”

20年积淀形成行业技术壁垒产业创新平台折射科技之光海大集团取得的一个个全国、全球领先的技术成果就好比三棱镜折射出的七彩光芒,而海大研究院正是这枚三棱镜。钱雪桥坦言,企业自建研发机构这条路非常艰难,但是经过近20年的积累,集团搭建起了一个市场导向的产业创新平台,能够让人才、资金、技术、设备等资源在这里汇聚,更高效地实现产业转化。

在大气候办公室内,大气候CEO易丙洪向记者展示了一款自主研发的智能监测基站,集成了包括主控箱和高清摄像头,雨量计,高效太阳能板,土壤传感器、风向风速仪和百叶箱等部件,可以自动采集气象、土壤、图像、地理位置等农业种植端的信息。在农业物联网硬件设备背后,大气候自主研发了一套农场管理平台,将数据储存到云端,利用大数据分析和云计算技术形成种植建议和指导并推送给农场主,农场主下达任务给工人,实现精准种植,并形成生产端的数据闭环。“对于大部分农场来说,利用物联网设备进行精准种植的成本仅为每亩20多元,但增加的经济效益难以估量。”易丙洪说。

目前,广东海兴农集团作为海大集团的子集团,专业从事水产种苗的遗传选育、研发和优质苗种生产及技术推广,现已拥有4个大型省级“水产良种场”,50多个苗种基地,年销售种苗近300亿尾。

以猪腹泻疫苗的研发为例,海大集团为何能够走在国际药厂的前面,钱雪桥认为有三大优势。“首先,我们这么多年在疫苗开发上积累了许多独有的技术,包括佐剂、工艺、设备等方面,压缩了研发成本和周期。其次,因为我们在采集分离病原体方面,找到了发病率和死亡率较高的毒株,这决定了疫苗产生的效果会更加明显。第三,目前国内动物疫苗行业里绝大部分企业是靠买技术,自主研发的少,而我们的经营思路是必须基于研发,虽然开发周期长达7年,但是形成了很高的技术门槛。”

自2012年起,海大研究院用家系选育的罗非鱼品种至今已培养到第7代,其体重增长速度比初代提升了50%。“国外有的罗非鱼品种选育已经做了20多代,人家永远在我们前面。所以我们通过开发新的技术,希望能补上功课。”王爱波说。

目前,海大集团拥有一支上千人的研发人才队伍,其中海大研究院现有研发人员600多人,包括广州基地500多人,清远基地100多人。“广州基地的博士就有近70人,特别是最近几年,海外留学回国的博士约占引进博士人数的40%。硕士学历的有350多名。”钱雪桥说。

王爱波谈到的“补课”正是近年来海大正在推进的“3.0版本”育种技术。笔者在斑马鱼实验室还看到了高倍显微镜和荧光标记设备。王爱波解释,将一些优良的DNA遗传物质通过显微注射到受精卵中实现传代,而以分子标记作为支撑来分析基因样本,品种选优将更有方向性、效率更高,从而缩短国内品种和国外的差距。

在硬件基础方面,集团现拥有精密仪器分析室、动物营养与饲料技术实验室、微生物技术实验室、生物化工实验室、生物技术实验室、动物医学实验室等。在广东、湖北、福建、山东、越南等地拥有研发中试基地十余个,仅固定投资超3亿元。

2、保障食品健康安全

围绕种苗、饲料、动保三大领域,海大研究院已搭建起6个研究所,并且通过项目制运作带动了跨研究所的融合创新。例如,针对桂花鱼养殖必须“以鱼养鱼”的难题,海大集团将选育技术和饲料营养技术相结合,成功研制出鳜鱼养殖饲料。以前,用5斤小鱼喂养桂花鱼增重1斤,需要1年半时间,而现在,用1斤饲料喂养1年2个月之后,桂花鱼就可以增重1斤,养殖周期和成本都大大缩减。

微生物技术在养殖业巧妙“变废为宝”

机制创新助力打造全球高端人才网业纵横向发展剑指“千亿”目标谈起研究院的博士人才团队,钱雪桥脸上自豪的表情溢于言表。数年来,钱雪桥每年都有一次美国高校“猎头”之旅,一开始是陌生拜访,慢慢地通过聘用的海归人才牵线搭桥,建立起了如今围绕集团战略发展方向的海外人才交流网络。

在海大集团2017年年度报告中,集团除了原有的苗种、饲料领域取得诸多突破性的好成绩,还在酶制剂、中草药、微生物等功能性添加剂等多方面进行自主创新,获得了多项专利技术。其中,在酶制剂方面获得广东省科学技术二等奖,技术水平国内领先。

其实,钱雪桥正是海大集团发展初期最早引入的博士之一。2002年之前,钱雪桥还是华中农业大学的一位老师,而在完成了与海大集团合作的项目之后,他作出了离开高校进入企业的决定。“企业更能够锻炼人,研究的课题应用性更强,所以很多研发成果能够快速地转化。海大对研发人员设立的独有利益分享机制也更给研发人员带来成就感和获得感,研发效率也会明显提高”,他说。

这些肉眼看不见的微生态制剂溶入水中,却释放着强大的功效。尤其是在养殖密度大的水塘中,采用原位处理手段减少鱼类排泄物对水环境的污染,微生态制剂所提升的养殖效益已逐步在养殖户中切实体现。

国家认定企业技术中心、国家饲料加工技术研发分中心、畜禽重要疫病诊断技术院士工作站、广东省重点工程技术研究开发中心……一连串国家级和省级研发项目在海大集团落地,也传递着政府对企业自建研发机构的一份肯定和期许。在学术成就领域,2012到2016年,海大集团发表论文180余篇,其中SCI及EI收录50余篇;申请专利208件,其中授权115件。

“简单来说,就是用生态方法变废为宝。”海大研究院水产动保产品线总工程师齐振雄博士解释道,“微生物制剂可以改善体内和体外两大环境。酶制剂可以提高动物体内的消化吸收;鱼吃下益生菌,身体更健康不容易致病,且可以改善水体环境。而养殖池塘中投入微生物制剂,可以把有害物质分解转化成有益物质,在水池里面循环利用,从而实现水环境管理。”

从饲料行业出发,海大集团的科研方向也在向更多前沿学科延伸。“还是市场导向的概念,目前动保业务的毛利水平更高,收入每年也保持着30-40%的增长幅度,相信将来这会是海大的核心业务。”钱雪桥表示。例如,在动保微生物技术领域,由海大研究院研发的益生菌类产品已经成功投入市场。未来,用于改良水产养殖环境的益生菌可以向环保产业拓展。

除了推出改善养殖环境的生物制剂,海大集团近年还将着重中草药提取物领域的研发,从而推动改善养殖业中抗生素药物滥用的情况,这也是广大消费者最关心的与抗生素相关的食品安全问题。

从饲料产业出发,海大集团在迈向千亿产值的过程中,这支科研军团将是其纵向培育核心竞争力和横向拓宽产业链的核心力量。

据了解,正是为了减少抗生素的滥用,多年来海大研究院在中药植物提取物技术领域已布局多年。齐振雄介绍,以屠呦呦获诺贝尔生物学奖而大名鼎鼎的青蒿素为例,其在水产养殖寄生虫防治领域早已有成熟应用的案例,“目前,海大研究院更侧重于消炎、抗应激、助消化等功能性中草药植物提取物方面产品的开发应用研究。”

3、产业发展“卡脖子”技术攻坚

助力国内养殖业迈向工业化时代

作为饲料行业的龙头企业,海大集团为何要在育种和水环境治理等领域投入大量研发力量?王爱波打了一个简单的比方:“如果没有芯片、手机,移动运营商哪里还会有客户?多年来,种苗一直是国内养殖业中‘卡脖子’的技术短板。”

“从长远来看,种苗培育对于养殖业的稳定发展起到核心的作用,如果国内没有优质的种苗,养殖必须大量依赖进口种苗,经营成本压力大,所以作为饲料行业,我们有责任为了稳定养殖业做更多的努力。”王爱波解释道。

在谈及水产养殖业的发展前景,齐振雄和王爱波两位博士共同提到了一个案例——挪威三文鱼产业。通过数十年的育种养殖技术积累,其三文鱼水产养殖业逐渐取代了捕捞业成为挪威海产品出口的支柱。

“三文鱼属于鱼类产品高档消费类别,我国目前重点要培育的除了罗非鱼、草鱼等这类物美价廉的常规水产品外,也需要注重鲈鱼、生鱼或石斑鱼等名特水产品的品种开发和培育。现在国内老百姓的餐桌上,除了鸡鸭和猪牛羊肉,出现了越来越多的鱼类产品。”齐振雄说。

齐振雄则看到了三文鱼产业中资本对产业发展的推动力量。不久前,齐振雄刚参观完国外现代化养殖厂。他深有体会地说:“农业行业真的要做到产业化,运营思维必须要从农业水平跨越到工业化水平。从饲料行业这一环节来看,只有上游原材料生产和下游养殖户的产品标准化才能更有效地实现饲料产品的标准化,养殖生产只有成功实现标准化、产业化之后,风险更加可控,才能真正实现资本化,进而做大做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