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安宝塔区“代养猪”分红到手

[查看评论][专家答疑][加入收藏夹] [推荐给朋友] [发布类似信息]

延安宝塔区“代养猪”分红到手
近日,陕西省延安市宝塔区青化砭镇方桥村养猪场特别热闹,崔圪崂养猪协会在这里举行了首次分红大会,46户贫困户领到了“代养猪”分红。

在为期两天的采访中,潼南的扶贫攻坚战如同一幅幅生动的画卷在眼前展开:在这里,有“生猪托管代养”模式,让贫困户每年增收3000元;有“土地折资入股,按期…
在为期两天的采访中,潼南的扶贫攻坚战如同一幅幅生动的画卷在眼前展开:在这里,有“生猪托管代养”模式,让贫困户每年增收3000元;有“土地折资入股,按期保底分红”模式,把股权证发到贫困户手上。在这里,举全区之力,向50个贫困村选派了“第一书记”,扶贫驻村工作队与贫困户肩并肩,不脱贫不撤离。从区级验收结果来看,潼南区50个贫困村的贫困发生率在3%以下,达到整村脱贫标准,15353户贫困户年人均纯收入越过了国家扶贫标准线。
在潼南脱贫的路上,创意的点子逐见成效。即日起,本报将推出“总编台长看扶贫·潼南行”系列报道,为你展现一个个感人奋进的故事。
商报记者 陈兵 刘晓娜 “一头,两头,三头……”
15日8时,潼南区柏梓镇中渡村,村支书钟明的生猪养殖场里,550头生猪正享用早餐。
夏洪国,67岁,养殖场里的饲养员,将最后一桶饲料倒进猪槽后,开始在猪圈外认真数起数来。
他掰起指头记录的对象,是那些“吃饭不乖”的猪儿。
在13个猪圈外来回走了一圈,他的心里有了结果:“今天有9头猪食欲不振。”
接下来,他手扶在猪圈栏杆上,两腿一伸、一跳,便踏进猪圈,挨个给这9头猪“问诊”:测体温、摸肚子、听呼吸……然后摸出记号笔,给猪儿打上“耳标”。
这时的夏洪国,扮演着“兽医”的角色。
给生猪看病的本事,夏洪国去年才学会。他的老师,是潼南温氏畜牧有限公司专业技术员老刘。
在钟明的家庭养殖场里,夏洪国并不单纯是受雇佣的饲养员。每天需要他照顾的550头生猪里,有3头猪的主人就是他自己。
在养猪场打工 贫困户成专业兽医
“1号圈的两头有点发烧,要注射感冒药安乃近;2号圈的三头,呼吸带喘,要注射治疗肺炎的氟苯考……”
9点,从猪圈出来后,夏洪国径直走进配药房,在10余种药盒里选出他所需要的“安乃近”、“氟苯考”。
娴熟地敲破药瓶,将针头伸进药瓶,看着液体药物一点点吸进注射管,夏洪国的眼神十分投入。
67岁的他,与庄稼打了一辈子交道,眼下做的事情,无论是难度,还是技术含量都是最高的。
“换成其他人,这个工作还做不下来。”夏洪国颇为得意,在整个村里,他的文化程度算高的,读过初中。药盒上的字都认识,这是成为一名兽医的关键。
注射药物备好后,夏洪国才想起自己还没吃早饭。此时已是9:30。
从锅里舀了一碗红苕稀饭,端出凉拌萝卜丝,便“呼哧呼哧”往嘴里刨饭。
三下五除二就把满满一碗稀饭灌进肚子,“兽医”就要开始一天中最难的工作了——给猪打针。
戴上口罩,把几瓶粉末药装进裤兜里,夏洪国要再一次翻进猪圈。
这一次进猪圈,会更加艰难。
吃饱的猪儿们,看见夏洪国进来,便热情抬起头朝他“哼哼”。
圈外,他迅速地搜寻出那几头被作了记号的猪,翻进猪圈后径直朝它们走去。
一头没精打彩的“记号猪”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老夏手上的针头迅速扎在了后颈上。
“下针要快!否则等它发现了反抗起来,就没法下针了。”夏洪国说,在扎针的瞬间要快速地把药推进去。
老夏再一次强调:这不是普通人能干的工作。 猪圈的臭味里 有脱贫致富的香味
按照养畜的科学,冬天猪圈里室温不能低于20摄氏度。因此,即使在冬天,夏洪国工作时也只穿薄薄一件衬衫。猪圈里的空气,充满了浓浓的粪味,初次进去的人呆不了两分钟就不得不出来。
“习惯了就闻不到味道了。”夏洪国每天要在里面呆至少3个小时。
这些困难丝毫不会影响他对这份工作的热情:一方面,老板钟明每个月要支付夏洪国2000元工资,在农村每个月有2000元稳定收入,是一件值得开心的事;另一方面支撑他工作激情的是,550头生猪里,有3头是夏洪国的财产,相当于有固定的“分红”。
“生猪一年养两茬,每一茬都有3头是为贫困户代养的。”养殖场的老板钟明说,平均每头猪的利润在300元左右。
春节前,第一批代养的生猪将被潼南温氏畜牧有限公司收购,夏洪国也将从钟明手里拿到第一次“分红”:3头生猪共计约1000元的利润。
一年两批“生猪代养”约2000元的“分红”,再加上政府补贴资金,夏洪国一年可增收3000元左右。再加上每个月2000元工资,一年收入在3万元左右。
这个种了一辈子庄稼的贫困户,过去全家的年收入也就3000多元。
“今年工资加上分红,可把债还完,并且有存款。”前年,夏洪国在重医做了一次心脏病手术,花费4万多元,其中有一半多的钱都是借的。
扶贫更扶志 贫困户心里萌发创业梦
2015年春节后,夏洪国开始在钟明的养猪场打工。8月,柏梓镇政府找到夏洪国,向他宣传了最新的扶贫政策——“生猪托管代养”模式,他很快就在协议书上签了字。
他的老板钟明,成了他的对口帮扶人——钟明为他代养生猪。
“在养猪场有固定工资,现在又多了分红,学了养殖技术,以后说不定还能自己办养殖场。”一颗创业梦的种子在年过六旬的夏洪国心里萌芽了。
一年来,这颗萌芽的种子在不停生长。钟明是中渡村办家庭养猪场的带头人,他的成功经历让夏洪国坚定了信心。
“与传统的家庭养猪相比,跟温氏合作的最大好处就是保险:猪苗、疫苗、技术由他们统一提供,生猪出栏后由他们统一回收,不管市场行情如何,都有8.3元/斤的保底价。并且,出现疫情后所有损失都由温氏兜底。”钟明说,2013年,他养的一批生猪得了病,500多头全死了,27万元猪苗费温氏一分不收,还赔付了他5000元人工费。钟明毫无损失。
“我们鼓励贫困户学到技术后自己办养殖场。”潼南温氏畜牧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刘国军介绍,“生猪托管代养”模式的好处在于,扶贫更扶志。
“三年代养期满后,我打算自己办家庭养猪场,”夏洪国算了一笔账:钟明的养猪场投资了20多万,占地5亩,可养550头猪,每年纯收入在10万元左右。“我用自有的2亩地,投入8万多养100头应该不成问题,每年可有2万多元纯收入。”
工作闲下来的时候,夏洪国卷起叶子烟,他的养猪梦也在吐出的烟圈里越来越清晰。
贫困户夏洪国的“志”,已经一点一滴被扶起来了。 相关新闻
潼南约500户深度贫困户 受益“生猪托管代养”
夏洪国是中渡村的深度贫困户之一,这是他能够在三方协议上签字的“门槛”。这种“生猪托管代养”模式,是潼南区扶贫工作的一大创举,从2015年8月起在柏梓镇试点以来,目前已推广到潼南区多个乡镇。
按照“生猪托管代养”三方协议,潼南温氏畜牧有限公司及其合作的家庭养殖场为贫困户代养猪仔,代养期三年,每年两批,每批不超过3头。公司负责代养期间的所有饲养和管理工作,家庭养殖场负责养殖生猪。同时企业进行让利,将贫困户的猪仔价格下浮10%、出栏收购价格上浮5%,从中产生收益全部支付给贫困户,使每头猪的收益比养殖场高出不少。
潼南区副区长朱福荣介绍,“生猪托管代养”模式目前已推广到潼南区多个乡镇,全区约500户深度贫困户依靠这一模式有了固定的收益。

近日,陕西省延安市宝塔区青化砭镇方桥村养猪场特别热闹,崔圪崂养猪协会在这里举行了首次分红大会,46户贫困户领到了“代养猪”分红。

孙建华是青化砭镇林坪村贫困户,今年五月份镇里给他免费发了10头猪仔。由于家里猪圈太小,孙建华将5头猪放到了崔圪崂养殖协会进行代养,短短几个月时间,这5头猪就带给他一千元分红。
崔圪崂养殖协会的养猪场投资120多万元,占地5亩,每年可出栏800多头生猪,今年共代养了42户贫困户的205头猪仔。
今年青化砭镇按照“产业+就业”全覆盖要求,向每户贫困户发放了10头猪仔,通过当地养猪协会、养猪场进行集中代养,实行统一管理,统一防疫,统一销售。贫困户第一年每头猪可获得200元分红,之后每年除代养的生猪外,新生产猪仔的20%也属于贫困户,保证他们有长期收入,稳定脱贫致富。下一步将继续探索“支部带领,协会带动,贫困户跟进”的模式。

孙建华是青化砭镇林坪村贫困户,今年五月份镇里给他免费发了10头猪仔。由于家里猪圈太小,孙建华将5头猪放到了崔圪崂养殖协会进行代养,短短几个月时间,这5头猪就带给他一千元分红。

崔圪崂养殖协会的养猪场投资120多万元,占地5亩,每年可出栏800多头生猪,今年共代养了42户贫困户的205头猪仔。

今年青化砭镇按照“产业+就业”全覆盖要求,向每户贫困户发放了10头猪仔,通过当地养猪协会、养猪场进行集中代养,实行统一管理,统一防疫,统一销售。贫困户第一年每头猪可获得200元分红,之后每年除代养的生猪外,新生产猪仔的20%也属于贫困户,保证他们有长期收入,稳定脱贫致富。下一步将继续探索“支部带领,协会带动,贫困户跟进”的模式。

声明:本网部分文章转自互联网,如涉及第三方合法权利,请告知本网处理。电话:010-62110034

页面功能:

中国农业网编辑
本信息仅供参考,使用前请核实

会员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