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35222.com】饲料是口粮需求2.5倍不能只盯耕地

中国工程院院士任继周在对农业发展现状的描述中这样说道:;以粮为纲的耕地农业系统,大肥、大水、大农药,力争粮食连年高产。这不但使我国的主要农产品成本高于进口产品的到岸价,质差价高,卖不出去,还导致我国水土资源的短缺和污染,更导致食物污染,由此导致大家吃不上放心的食品,这很危险,农业结构的失误不得了,现在不改不行了。
草地农业进入实践
诸如粮改饲、粮草轮作、促进草牧业发展等,让任继周欣慰的是,他所推动的草地农业理念如今已经进入;十三五规划等国家战略和农业部的具体工作中。
;以粮为纲成发展障碍 农业结构须大调整
对任继周等承担的相关工作——中国工程院重大咨询项目《中国草地生态保障与食物安全战略研究》,国务院副总理汪洋作出;促进草业大发展的批示。
其中在粮改饲方面,农业部从2015年开始在全国推进粮改饲试点工作。任继周也正在几省区布置自己的几个试点,尝试从农业结构调整入手,探索建立粮食与饲料并举、生态与生产兼顾的新农业系统。他认为这将会把我国农业引向可持续发展的康庄大道,可成倍提高农业生产水平。
;应强调农业结构的变革,不是分解成一个个项目,否则国家投入一拿走,项目就死了,只有结构调整了,它才有生命力,会自己成长。任继周强调。
同时任继周并不认同现在休耕的提法,;对土地而言,休耕是非常原始的一种方法,不如种草,地力恢复快。
病根在耕地农业系统畸形发展
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居民食物结构发生了质的飞跃,在食物结构中作为主食的谷物的比重显着消减,动物性食品比重大增。任继周表示,以食物当量计,人粮与畜食之比为1:2.5,即家畜饲料是人口粮的2.5倍,传统耕地农业难以承受这样的压力。

同时任继周并不认同现在休耕的提法,“对土地而言,休耕是非常原始的一种方法,不如种草,地力恢复快”。

但是,对于某些主管部门和一些地方政府偏重以粮为纲,忽视发展草业的状况,任继周仍感忧虑,这是长久以来形成的观念,很难马上改变。其直接导致的恶果是,国内草原遭受了最大的破坏,其严重程度甚至在历史上也从未出现过,草原面积缩小了,品质变坏了,整个生态系统也受到严重影响。

三十多年来,我国草业科学专家、中国工程院院士任继周一直在为“草地农业”的发展作种种努力。他为“重耕地轻草地,偏重以粮为纲,忽视发展草业”的状况感到忧虑。他说现在到了调整农业结构的时候了,我们不能再踟蹰不前,“如果农业出了大问题,谁也救不了我们!”
近年来,我国人均口粮从1986年的207.1千克降至2010年的148千克,降幅高达28.5%,但与此同时,人均肉蛋奶等食品消耗量却一路攀升。
三十多年来,我国草业科学专家、中国工程院院士任继周一直在为草地农业的发展作种种努力。他为重耕地轻草地,偏重以粮为纲,忽视发展草业的状况感到忧虑。他说现在到了调整农业结构的时候了,我们不能再踟蹰不前,如果农业出了大问题,谁也救不了我们!
饲料缺乏:肉蛋奶供应的隐忧
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我国食物结构发生了历史性的转折,在当前和今后较长时间内,我国国民的口粮需求约为2亿吨,家畜饲料的需求约为5亿吨。任继周指出,我们现在对粮食安全的理解,就是保护耕地,要有足够多的耕地种粮食。这种力争粮食增产的思路太窄了。饲料需求是口粮需求的2.5倍,传统的耕地农业如何承受这一重负?
2012年,我国进口饲料玉米520万吨,大豆5750万吨,苜蓿甘草44.2万吨。更令任继周担忧的是,由于玉米比小麦价格高而且供应不畅,目前,我国多数饲料公司已经改用小麦代替玉米来配合饲料,这会造成怎样的浪费?同样的土地和水资源,如果生产牧草,可收获能量比谷物多3到5倍,蛋白质比谷物多4到8倍。我国口粮和饲料将自给有余。
任继周分析,从发展趋势上看,我国当前的肉蛋奶等食品的消费量只相当于日本20世纪60年代的水平,韩国20世纪80年代的水平,随着这一消费的增长,我国的饲料缺口将越来越大,这个缺口需要包括饲用作物在内的牧草来填补,而不是粮食。
这是农业生态系统中食物的生产系统与食物的消费系统的严重错位。任继周指出,这种系统相悖引发的问题,不是枝枝节节的技术措施所能解决的,要做农业结构的调整。
用退耕还草确保蛋白质产量
早在20世纪80年代初,任继周就提出了发展草地农业的观点,但是,这与长期以来国内以粮为纲的主流观念存在明显的冲突。由于得不到决策部门的认可,草地农业一直没有在国内推广开来。
多年来,由于农业缺乏整体发展的思维,在农耕地区,出现了土地资源被严重耗损、水土流失、水源污染、土壤污染、食物污染、农村贫困等一系列问题;在草原地区,从植被到土壤,从家畜到野生动物,从牧民生活到牧业社会,则出现了历史上从未有过的系统性衰竭。
任继周说,重视粮食生产,古今中外概莫能外。但是,粮食生产必须纳入农业系统正常运行的框架之中,而不是孤立于农业系统之外,更不可以凌驾于农业系统之上。粮食安全不同于食物安全,耕地农业并不是粮食安全的可靠保证。他呼吁,不能再靠化肥农药来实现粮食增产了,而是要将耕地农业转变为草地农业。在保护18亿亩耕地红线的同时,还要走退耕还草的路子,充分发挥耕地以外的草地和林间草地的作用。减少使用化肥农药,减少污染。
他认为,一些地区退耕还草比退耕还林的生态效益更好,收益更快。因此必须把牧草和草食家畜引入农业系统,将耕地和非耕地的农业用地统一规划,把天然草地、耕地和林业充分调动起来,实施草粮结合、草林结合、草菜结合、草果结合、草棉结合等等,通过草田轮作等技术,充分发挥各类农用土地的生产潜力并保持生态健康。
他乐观地举例,在我国发展草地农业,其蛋白质产量将超过进口大豆豆饼所含的蛋白质,仅这一项就能相当于节约耕地面积3亿亩;再把农村劳动力外流而导致的全荒或半荒的耕地利用起来,至少能增加现有耕地面积的10%左右。
粮草如何兼顾?
在我国960万平方公里的国土中,草地约400万平方公里,占国土面积的41%,是耕地面积的3倍多。在我国农业发展中,如不重视发展草业,显然是一种资源浪费。基于此,2013年7月,任继周联合8位院士,向有关部门提交了关于我国从‘耕地农业’向‘粮草兼顾’结构转型的建议,受到了国家领导人的高度重视。
此后,相关决策部门对发展草业积极行动,把国内的草地和耕地分为若干大区和副区,每一区域都提出一些种草养畜的具体措施,对草地畜牧业大力推进。
但粮草兼顾型的现代草地农业建设,是一项触及农业结构改革的系统工程,我希望在每一大区或副区都建立县级规模的‘草地农业示范实验区’,对传统耕地农业做结构性改革,以贯彻党中央‘调结构’的精神。任继周说。
2014年春节前,习近平总书记视察内蒙古草产业,对我国草业在农业结构调整和生态文明建设中的战略地位给予了充分肯定。
但是,对于某些主管部门和一些地方政府偏重以粮为纲,忽视发展草业的状况,任继周仍感忧虑,这是长久以来形成的观念,很难马上改变。其直接导致的恶果是,国内草原遭受了最大的破坏,其严重程度甚至在历史上也从未出现过,草原面积缩小了,品质变坏了,整个生态系统也受到严重影响。
作为中国现代草原科学奠基人之一,年近九旬的任继周也是草业研究领域的首位中国工程院院士。谈话间,他忆起1950年去兰州工作前,我国草原科学奠基人王栋亲自撰写对联相赠: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与牛羊同居,与鹿豕同游。最近30多年来,他眼见草原日渐衰败,却无能为力,十分痛心。
救民族于水火,系国家于安危。任继周说,他一直把导师的勉励放在内心深处,片刻不敢忘记。希望通过自己和更多的草业科技人员、农业科技人士以及更多的有识之士一起呼吁,进一步把现代草地农业的事业推动起来。

其中在粮改饲方面,农业部从2015年开始在全国推进粮改饲试点工作。任继周也正在几省区布置自己的几个试点,尝试从农业结构调整入手,探索建立粮食与饲料并举、生态与生产兼顾的新农业系统。他认为这将会把我国农业引向可持续发展的康庄大道,可成倍提高农业生产水平。

用退耕还草确保蛋白质产量

诸如粮改饲、粮草轮作、促进草牧业发展等,让任继周欣慰的是,他所推动的草地农业理念如今已经进入“十三五”规划等国家战略和农业部的具体工作中。

他认为,一些地区退耕还草比退耕还林的生态效益更好,收益更快。因此必须把牧草和草食家畜引入农业系统,将耕地和非耕地的农业用地统一规划,把天然草地、耕地和林业充分调动起来,实施草粮结合、草林结合、草菜结合、草果结合、草棉结合等等,通过草田轮作等技术,充分发挥各类农用土地的生产潜力并保持生态健康。

对任继周等承担的相关工作——中国工程院重大咨询项目《中国草地生态保障与食物安全战略研究》,国务院副总理汪洋作出“促进草业大发展”的批示。

在我国960万平方公里的国土中,草地约400万平方公里,占国土面积的41%,是耕地面积的3倍多。在我国农业发展中,如不重视发展草业,显然是一种资源浪费。基于此,2013年7月,任继周联合8位院士,向有关部门提交了关于我国从耕地农业向粮草兼顾结构转型的建议,受到了国家领导人的高度重视。

如果在我国传统农耕区实施草田轮作、套种、农闲田种草等草地农业措施,将产生饲用蛋白质7000万~8000万吨,可完全取代进口豆饼而略有盈余,是我国畜禽饲料可靠的蛋白源,也是改变我国农业结构的必要手段。

粮食安全新视野粮食安全只盯耕地,思路太窄 肉蛋奶供应要靠草地农业

病根在耕地农业系统畸形发展

多年来,由于农业缺乏整体发展的思维,在农耕地区,出现了土地资源被严重耗损、水土流失、水源污染、土壤污染、食物污染、农村贫困等一系列问题;在草原地区,从植被到土壤,从家畜到野生动物,从牧民生活到牧业社会,则出现了历史上从未有过的系统性衰竭。

“由此导致大家吃不上放心的食品,这很危险,农业结构的失误不得了,现在不改不行了。”日前,在家中接受《中国科学报》记者采访时,任继周如是说。92岁的他没有停止思索和工作,现在仍然会觉得每天时间不够用。

救民族于水火,系国家于安危。任继周说,他一直把导师的勉励放在内心深处,片刻不敢忘记。希望通过自己和更多的草业科技人员、农业科技人士以及更多的有识之士一起呼吁,进一步把现代草地农业的事业推动起来。

“呼吁供给侧的农业结构调整,是农业系统的改变,耕地农业变成草地农业。一提种草不是都种草,而是作为农业的基础,在这上面发挥各种目标产品,草地农业系统与耕地农业系统各有特色,可互为补充。”任继周表示。

我国饲料需求已是口粮需求2.5倍

这是中国工程院院士任继周对农业发展现状的描述。

此后,相关决策部门对发展草业积极行动,把国内的草地和耕地分为若干大区和副区,每一区域都提出一些种草养畜的具体措施,对草地畜牧业大力推进。

草地、耕地农业系统互为补充

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我国食物结构发生了历史性的转折,在当前和今后较长时间内,我国国民的口粮需求约为2亿吨,家畜饲料的需求约为5亿吨。任继周指出,我们现在对粮食安全的理解,就是保护耕地,要有足够多的耕地种粮食。这种力争粮食增产的思路太窄了。饲料需求是口粮需求的2.5倍,传统的耕地农业如何承受这一重负?

“农业结构的调整是很多人没有意识到的一个问题,现在必须在此观念上出一把力,否则中国农业确实危险。”任继周表示。

饲料缺乏:肉蛋奶供应的隐忧

“应强调农业结构的变革,不是分解成一个个项目,否则国家投入一拿走,项目就死了,只有结构调整了,它才有生命力,会自己成长。”任继周强调。

三十多年来,我国草业科学专家、中国工程院院士任继周一直在为草地农业的发展作种种努力。他为重耕地轻草地,偏重以粮为纲,忽视发展草业的状况感到忧虑。他说现在到了调整农业结构的时候了,我们不能再踟蹰不前,如果农业出了大问题,谁也救不了我们!

“以粮为纲”成为我国发展进程的严重障碍。我国农业投入如此之高,产出如此之低,社会效益不能令人满意,任继周认为症结在于,耕地农业系统的供给侧与社会的需求侧之间严重错位。病根在耕地农业系统的畸形发展。

近年来,我国人均口粮从1986年的207.1千克降至2010年的148千克,降幅高达28.5%,但与此同时,人均肉蛋奶等食品消耗量却一路攀升。

任继周认为,把草地农业加以模式化,可以表达为“草地+n”,如草地+养殖、草地+谷物、草地+蔬菜、草地+旅游等目标产品。这样可以充分发挥水土资源、气候资源、生物资源、劳动力资源等农业要素潜势,提高生产水平,增加经济效益,保障食物安全与生态安全。

任继周分析,从发展趋势上看,我国当前的肉蛋奶等食品的消费量只相当于日本20世纪60年代的水平,韩国20世纪80年代的水平,随着这一消费的增长,我国的饲料缺口将越来越大,这个缺口需要包括饲用作物在内的牧草来填补,而不是粮食。

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居民食物结构发生了质的飞跃,在食物结构中作为主食的谷物的比重显著消减,动物性食品比重大增。任继周表示,以食物当量计,人粮与畜食之比为1:2.5,即家畜饲料是人口粮的2.5倍,传统耕地农业难以承受这样的压力。

粮草如何兼顾?

例如,重庆市某地在橘柑树下种草养鹅,光养鹅每亩地每月收入1500元,“这不与粮食争地”。

但粮草兼顾型的现代草地农业建设,是一项触及农业结构改革的系统工程,我希望在每一大区或副区都建立县级规模的草地农业示范实验区,对传统耕地农业做结构性改革,以贯彻党中央调结构的精神。任继周说。

比如,在近几十年的发展中,原有的小农经济被打碎了,小农经济本身是农业系统,农户自己精打细算,有养有种。但现在单一种植,大型化推广后,原有系统没有了,系统自组织过程没有了,系统就瓦解了,造成灾难。

作为中国现代草原科学奠基人之一,年近九旬的任继周也是草业研究领域的首位中国工程院院士。谈话间,他忆起1950年去兰州工作前,我国草原科学奠基人王栋亲自撰写对联相赠: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与牛羊同居,与鹿豕同游。最近30多年来,他眼见草原日渐衰败,却无能为力,十分痛心。

农业危机有待“草地”化解

专访我国草业科学专家、中国工程院院士任继周

任继周建议,按照各个生态经济区的特点,建立县以上规模的农业结构改革试验示范区,以取得经验,逐步推广。

这是农业生态系统中食物的生产系统与食物的消费系统的严重错位。任继周指出,这种系统相悖引发的问题,不是枝枝节节的技术措施所能解决的,要做农业结构的调整。

2002年以后出现口粮需求缓慢下降,饲料需求急剧上升。这是我国农业供给侧结构转变的重大信号,社会发展的必然结果。

2014年春节前,习近平总书记视察内蒙古草产业,对我国草业在农业结构调整和生态文明建设中的战略地位给予了充分肯定。

■本报记者 王卉

他乐观地举例,在我国发展草地农业,其蛋白质产量将超过进口大豆豆饼所含的蛋白质,仅这一项就能相当于节约耕地面积3亿亩;再把农村劳动力外流而导致的全荒或半荒的耕地利用起来,至少能增加现有耕地面积的10%左右。

“以粮为纲”的耕地农业系统,大肥、大水、大农药,力争粮食连年高产。这不但使我国的主要农产品成本高于进口产品的到岸价,质差价高,卖不出去,还导致我国水土资源的短缺和污染,更导致食物污染。

早在20世纪80年代初,任继周就提出了发展草地农业的观点,但是,这与长期以来国内以粮为纲的主流观念存在明显的冲突。由于得不到决策部门的认可,草地农业一直没有在国内推广开来。

《中国科学报》 (2016-07-07 第4版 综合)

2012年,我国进口饲料玉米520万吨,大豆5750万吨,苜蓿甘草44.2万吨。更令任继周担忧的是,由于玉米比小麦价格高而且供应不畅,目前,我国多数饲料公司已经改用小麦代替玉米来配合饲料,这会造成怎样的浪费?同样的土地和水资源,如果生产牧草,可收获能量比谷物多3到5倍,蛋白质比谷物多4到8倍。我国口粮和饲料将自给有余。

任继周说,重视粮食生产,古今中外概莫能外。但是,粮食生产必须纳入农业系统正常运行的框架之中,而不是孤立于农业系统之外,更不可以凌驾于农业系统之上。粮食安全不同于食物安全,耕地农业并不是粮食安全的可靠保证。他呼吁,不能再靠化肥农药来实现粮食增产了,而是要将耕地农业转变为草地农业。在保护18亿亩耕地红线的同时,还要走退耕还草的路子,充分发挥耕地以外的草地和林间草地的作用。减少使用化肥农药,减少污染。

粮食安全新视野·粮食安全只盯耕地,思路太窄
肉蛋奶供应要靠“草地农业”我国饲料需求已是口粮需求2.5倍——专访我国草业科学专家、中国工程院…